返回
首页

嘉霓全部小说

作者:《嘉霓》的全部小说
注定遇见,谭先生

作者:嘉霓

亲人眼中她是无恶不作的坏女人。唆使大姐离婚,抢二姐男友,破坏三姐婚礼。对四姐见死不救。爹妈咒她死亲姐要喝她血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女囚。然而他却把她宠成了公主。窝在他怀中,她手指在他胸前乱划啦我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注定遇见,谭先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注定遇见,谭先生最新章节,注定遇见,谭先生无弹窗,注定遇见,谭先生全文阅读.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注定遇见,谭先生》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
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作者:嘉霓

亲人眼中她是无恶不作的坏女人。 唆使大姐离婚,抢二姐男友,破坏三姐婚礼。 对四姐见死不救。 爹妈咒她死! 亲姐要喝她血! 她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女囚。 然而 他却把她宠成了公主。 窝在他怀中,她手指使坏的在他胸前乱划啦:“我这么坏,你不怕受牵连?” “坏吗?”男人攥住她手反问。 “他们都这样说我。”女孩不羁的口吻带着一丝酸楚。 “跟了我你就是人人艳羡的公主、辣妈女神!谁敢再说半个‘不’字?”男人更不羁的口吻中带着一种心疼。 “谁要做辣妈啦!”女孩赫然娇羞。 男人宠溺的笑:“你要不愿意,咱以后不要宝宝了?” “不!”女孩退却羞涩,高声宣言:“我要做辣妈!” 【一对一无虐无误会无小三甜宠文。】 ...
谭先生,别来无恙

作者:嘉霓

这是一个手段不太高明的女人对男主实施各种打击报复的故事。这是一个腹黑内敛的男人对女人的报复行为极尽所能买单护短的故事。有好事者问道:“谭总,你和小丫头玩的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游戏啊?”“不。”男人轻嗤答道。“?”好事者。“明明是:‘老婆打老公越打越情浓’,和古人有什么关系?”好事者懵逼:这是那个动动眉头都能让很多企业易主的海川集团老总吗?【一对一,双洁甜宠文。简介无能,看正文哈。】分享书籍《谭先生,别来无恙》作者:嘉霓 ...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作者:嘉霓

【强势清傲女vs霸道腹黑男一对一双洁宠文】她,帝国三大元勋之一萧家的小女儿,容颜倾世,性子傲羁,却韧如风中小草。自小背井离乡的她再踏帝国之路时最要防的是程家人。他帝国三大元勋之一程家最年轻的少将,肤如古铜容颜铮铮性子孤冷凉薄,是人人闻之色变的禁欲男——阎王。他此生最恨萧家人。“你最好让你的那位小弟亲自过来向我赔罪!”她扯着他的领带吼。“好!”男人答的爽。入夜男人前来。“小弟呢!”“来了!”“哪?”男人反问“我小弟损害你什么?我让他加倍补偿你!”“他砸了我的饭碗!”“饿?”“没错!你……干嘛?”男人一个强劲的臂力,将她拖进了内室。“流氓!”“爷让你至少三天内不会再有饥饿感,你还骂爷?”男人扣住女人的下巴,语气里没有温度,对待将他化软了的女人像对待他的部下那般冷硬。“孬种!本姑娘迟早有一天让你知道我也会吃人不吐骨!”恩!我已经知道了。”“还我工作!”她羞恼无比。“做我的贴身女卫!”“呸!我要做演员。”“丑角可以做!”从此她便踏上丑角龙套之路,却有程阎王为她保驾护航,这在演艺界也是拔了头筹。某殿堂级影后嫉妒她“程爷,她那么丑你喜欢她什么?”“我喜欢她和她美丑有关系吗?”影后一脸青红皂白。“倒是你脸上一块红一块绿比她更丑,以后你给她做配角。”“我做女一号?”萧骁。“泪……”某影后。“我要做演员不是明星,这个圈子里没有后台的女一号会被宰割的很惨。”萧骁不满意某阎王的安排。“跟了我谁敢宰割你?”“……”某妞。【特约小包子。】“粑粑,喝奶奶。”一道奶声奶气的声音将某程爷的心融化,他屁颠颠一手拿尿片一手拿冲好的奶粉来到包子面前。“先换尿片再喝奶奶,要不然小肚肚喝饱了再换尿片会吐奶。”做娃奴一年多了,程爷已经是经验丰富的奶爸了。“嗯。”包子乖得不要不要的。做好这些事奶爸很有功劳的样子“宝贝,爸爸抱抱亲一口?”“妈妈抱觉觉,粑粑出去!”萌宝扑入萧骁怀中,一双软乎乎的小胖手对着粑粑“白白!”“这是我和你麻麻的房间,我才应该是你麻麻抱抱睡觉的人……”程爷委屈的嫩牛满面滴。却也只能趁萌宝熟睡之际将萌宝抱走然后自己钻入原本萌宝睡着的被窝内“老婆,抱觉觉。”翌日梦中程爷耳朵被一只小胖手揪起“粑粑坏。”睡眼惺忪的程爷捏着儿子小脸蛋“爸爸不坏哪来你这个小坏家伙?”某影后一瞪眼跪搓衣板去!某阎王老婆我哪儿错了?教坏儿子了! ...
雍少撩妻盛婚来袭

作者:嘉霓

她知道他是叱咤盛京独一无二的强权人物,她知道他一向以桀冷狠辣的刚硬手腕而令人闻风丧胆。 但 她对他说:“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他反问:“我凭什么跟你做交易?” “我……价码低得很。” “还有呢?” “我乖顺听话!” “还有呢?” “我服务态度非常好。” “还有呢?” “我技术一流,花样繁多,我会让你享受除我之外没有其她女人再能给的了你的爱。” 继而强调:“是做的那个……爱。我会让你……” 继而再强调:“欲仙欲死,如上云端。” “你早该把前面的几句都省略掉。”雍少钦冷冰冰的看着她。 然后只手捏住她的下巴,问道:“为什么要跟我做交易。” “我需要你的护佑。”她的眼睛里蓄了些水雾。 膈的他心口猛一疼。 他冷冷淡淡的说:“签合同吧!” 自此之后 她以为她的心死了,剩下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的驱壳。 而这具驱壳却是要为了履行合同而挖空心思的构思花样。 却在真正履行合同的时候才知道。 自己挖空心思想出的那些花样,实在是拙劣的拿不出手。 自己骗人骗的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太不厚道了。 只好在又一次被他高超的技术与繁出的花样而折腾的精疲力尽之时。 不得不被他按着手重又按下了一份新手印。 按完了之后还不忘听他恶狠狠的来一句:“你技术好?你花样繁多?早知道一步步都由我来教你,你该给我签一个三生三世都卖给我的合约!” 她慵懒的甜笑:“那你岂不是亏大了?” 他义愤的冷叱:“我倒霉!” “为了不让你更倒霉下去,我只好把肚子里那颗刚萌出的小豆芽给……处理了。” “等等!等等!” 她的话还没说完,他便换了个人似的急急忙忙打断她:“我的话还没说完。” “说。”她挑挑眉毛。 “我有大礼要奉送,你要不要?” “什么大礼?”她趾高气扬。 “顶级盛婚!”他百般讨好。 “这还差不多!”她又挑挑眉,一副完胜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