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394章 瓮中之鳖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一周后。.shung

    墨氏。

    裴小樱惊讶地看着墨天绝匆匆接了个电话,接着就说要立即回国。

    “绝,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急?不是说等jr的项目谈成再回国吗?”

    墨天绝快速地收拾着笔记本,道,“肖逸南的事我通知了肖家,肖逸南的奶奶说她想用针灸唤醒肖逸南,但她年数已大,我怕她扎错针,所以婉拒了,但就在刚刚,她说她找了一个可靠的人,曾经也靠针灸唤醒过植物人,所以我要立即带肖逸南回国。”

    裴小樱闻言大大一惊,她差点忘了肖家是医学世家,虽然黑衣人说过那药剂是绝对可靠的,但要是一不小心,那什么针灸的真把肖逸南扎醒了怎么办?

    不行,她一定要跟回去看看情况,绝对不能让肖逸南醒来。

    裴小樱咬咬牙道,“绝,那我跟你一起回国……”

    “不用,你留在镁国,继续处理jr的项目。”

    “可我也很担心逸少……”

    “你不是医生。”

    墨天绝冷冷一句,堵死裴小樱的关心。

    裴小樱眉眼微慌,更急地攥住墨天绝跨出门的手道,“可是绝,你到了国内肯定要以逸少为主,但工作的事又很忙,我怕你太操劳伤身,所以,还是让我陪你一起回去吧,这样我可以帮你处理公事,你也可以专心照顾逸少。”

    墨天绝眉心轻拧,仿佛在考虑裴小樱的话,“但jr的项目……”

    “jr的项目已经快好了,我之前想方设法把那女总裁邀到了一家会所,然后弹琴给她看,她现在对我的态度已经转变,合同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就等下周签约。到时就算没有我,副总一个人也能搞定的。”

    墨天绝终于点头。

    裴小樱喜上眉梢,却不知自己早已是瓮中之鳖。

    片刻。

    墨天绝直接来到医院,然后将肖逸南送去机场,那里已经有一架小型的私人飞机在等候。

    墨天绝上了飞机,裴小樱却是有些微急,“绝,那我们在酒店的行李……”

    “稍后让保镖打包带回国。”

    墨天绝说完就吩咐机师立即起飞。

    裴小樱此刻脑子里想的的是她的那些化妆品……那晚霜里藏的每天给墨天绝服的红色药丸。

    保镖收拾,会不会干脆不带,或者,不小心收拾的时候发现这晚霜里怎么有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全是药丸起疑?

    裴小樱心神不宁。

    飞机划入天际,手机没有信号,但有wife信号。

    裴小樱趁着墨天绝的注意力在肖逸南身上,立即点开一个通信软件,给黑衣人发了条消息,「墨天绝要把肖逸南带回国,我已经在飞机上了,离开的急,那些药丸没来得及带,我怕墨天绝的保镖会发现,你立即让你的人,去把药丸处理了,我放在一个面霜的罐子里。」

    那头很快回了一条讯息,带着震惊,「墨天绝要回国了?这么匆忙?」

    「听说肖逸南的奶奶给肖逸南找了个中医,要用针灸扎醒肖逸南,你确定你那药百分百万无一失,不会让肖逸南醒?」

    「中医都是忽悠人的,你也信?」那头不屑,「行了,药丸的事我会处理,我这两天很忙,等忙完,我会让人重新给你送点药过去,这两天就算了,但之后必须每天让墨天绝服。」

    结束通讯,裴小樱轻吁一口气。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冷沉,“在和谁发消息。”

    裴小樱扭头,看到墨天绝轻拧的眉,立即道,“哦,就是把我之前的一些项目和镁国那边的秘书交代一声,我稍后再把一些邮件转发给她们。”

    “嗯。”墨天绝没有再问,一边在对面沙发坐下,一边道,“顺便把jr的合同和副总再确认下。”

    “好的。”

    片刻,保镖端上来两杯咖啡。

    墨天绝拿起其中一杯咖啡喝了两口,继续处理邮件。

    裴小樱也端起另一边喝,而再将视线转回平板电脑时,不知为何,眼皮就越来越沉,怎么这么困?

    可她已来不及细想,眼睛一闭,就晕倒在了沙发上。

    “靠,终于不用再装死尸了。”

    肖逸南像只蚱蜢一样地从床上跳起来,然后走到裴小樱的面前,朝着她的腿就踢了一脚,“丫的,叫你想害小爷,看事情完了,小爷我怎么弄死你!”

    墨天绝眼神冰冷,拿起裴小樱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需要指纹解锁,而指纹近在眼前。

    解锁手机,墨天绝看到了一款隐藏在一个文件夹里的app,图标在市面上根本没有看到过,应该是黑衣人发给裴小樱,专门用来通讯的,并且能够反监听反追踪。

    墨天绝点开app,看到了裴小樱与黑衣人的消息记录。

    肖逸南凑上来看,然后,愣住,“他们在说什么?什么药丸?这裴小樱还每天给你下药了?可她不是爱你吗,怎么还能帮着黑衣人给你下药?!”

    肖逸南简直匪夷所思,墨天绝却是表情漠然,只是吩咐技师改变路线,然后叮嘱保镖,“让守在酒店的保镖保持警觉,一旦发现黑衣人,立即紧跟。”

    “是的,墨少。”保镖颔首,开始打电话。

    肖逸南拧眉,看向墨天绝,“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你早就知道裴小樱给你下药?你一直按兵不动,就是为了让裴小樱主动联系黑衣人,再伺机跟踪?”

    墨天绝不语,代表是。

    肖逸南火了,他想呢,墨天绝怎么一直这么镇定,他问他什么计划他从来不说,只说时机到了就行动。

    可这所谓的时机,原来是把自己当饵了。

    肖逸南气急败坏,“你究竟在想什么,你就不怕那是毒药,要吃死人?!难道瓦解黑衣人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吗?!”

    墨天绝面无表情。

    有些事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他在房间里装了隐蔽的摄像头,所以他知道裴小樱的一举一动,包括在他的腕表里装了窃听芯片,包括往他的水杯里下药。

    他也曾犹豫过要不要喝,但,裴小樱就在房间里,他不喝,裴小樱会起疑,他推得过一次,推不过之后的n次。

    黑衣人如此阴险,他若不斩草除根,将来势必后患无穷。

    而那些药丸,一瓶几十粒,那么多的量,不可能一次致命,而是慢性毒药。

    所以他决定铤而走险,利用那些药丸,引出黑衣人。

    而这两天,应该就是白子鸢和幽雷口中的连任之战,只要他让保镖去酒店跟踪取药丸的黑衣人,就一定能揪到黑衣人的老巢。

    墨天绝眸光肃冷,而此时飞机恰好停在一处私人的停机坪,墨天绝一边下飞机,一边对着肖逸南安抚,“放心,那是慢性毒药,吃不死人。”

    “什么叫吃不死人,你不知道慢性毒药对身体的伤害更大吗?!”

    “我现在没有任何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不代表你身体没问题,你赶紧现在就跟小爷我回医院去做个全身检查!”

    “等黑衣人的事处理完。”

    “叮铃铃……”

    手机响,是蹲守在酒店的保镖。

    保镖道,“墨少,黑衣人进房间了,已经取了药丸走了。”

    墨天绝瞳仁犀利,“跟!”

    ……

    另一头。

    在西蕥图某座不起眼的酒吧俱乐部,这里晚上热闹非凡,白天却几乎无人。

    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是,这座俱乐部,还有一个硕大的地下一层。只不过它的入口隐蔽,需要指纹才能进入。

    此时此刻。

    白子鸢一身黑衣,妖孽的面上带着面无表情的冰冷,他缓缓走向走廊最尽头的一间房,轻敲门扉走入,接着低唤,“父亲、母亲。”

    ,content_num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