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83章 一个名字吓死人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这位保爷身体颤抖,源自本能的害怕,让他无法克制。

    在境外小国那些人眼中,东都之狼乔东就是魔鬼的代言人,凶悍而又可怕。

    在北境,北凉军十大狠人,那是仅次于宁北王的存在,共同执掌百万精锐铁骑。

    保爷怎么也想不到,在这里会遇到十大狠人之一的乔东。

    顿时,他心如死灰,知道自己难逃一死。

    乔东轻笑:“黑剑会的小崽子,送他上路!”

    “是!”萧远山刚欲动手。

    在酒吧门口,进来一名短发青年,朗声道:“且慢!”

    乔东瞥去,眼神浮现冷光。

    萧远山忌惮道:“左中堂!”

    短发青年步伐从容,面带轻松笑容,正是青州暗部魁首左中堂。

    左中堂再度现身,拱手作揖:“这个人我得带走!”

    “暗部的人,现在都像你这样没规矩?”乔东一个眼神瞥去,目光如锐剑饱含杀气。

    宁北头也不抬,端着茶杯,品尝着苦涩茶水。

    左中堂上前拱手作揖:“青州魁首左中堂,见过北王大人,乔战神!”

    “什么?”

    保爷趴在地上,目光惊悚看向淡然品茶的少年,透着惊骇以及难以置信。

    他太明白,这一声北王代表着何种含义!

    意味着北境最恐怖

    的神秘布衣,出现在了汴京。

    对于黑剑会的人,没有不害怕这位宁北王的。

    一代镇北王,少年时九岁破境进入战神级,就在那一天,三刀斩杀黑剑会三名越境的战神级强者。

    就是那一战,让宁北战神之名,名动全球百国。

    九岁的战神啊,纵观全球,除我华夏,谁能培养出如此奇才。

    全球百国第一时间,成立密档,专门调查宁北,意欲抹除掉这个可怕妖孽,对其下了杀令,绝对不允许其成长起来。

    也就是在宁北成为战神那一晚,境外王级人物越境杀到,强势开启王战,就是为了宁北而来!

    真正八位境外王级人物,越境降临北凉军校,剑指当时的老校长,逼其交出宁北。

    因为九岁的战神,真的太恐怖了。

    任由其成长,将来的成就,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封王级。

    一旦武者超越王级,自身将会产生惊天变化,一人可屠一国,一人可护身后国家七百年安定。

    一个人杀穿全球!

    这等人物若是崛起,怎能让境外各国安心。

    所以就在那一晚,境外八位王级人物,剑指北凉军校,意欲抹杀当时才九岁的小宁北!

    可你们要知道,我华夏以武立国,五千年沉浮的历史,

    使我华夏大汉一族超过四千年屹立世界之巅!

    华夏,大汉十亿族人从不弱于人!

    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犯我大汉天威者,格杀勿论!

    这就是铁律!

    当时境外八王强势无比,可北凉军校没有畏惧半分,死保宁北。

    那时候北凉军校的老校长,以年迈之躯,硬撼八王,打出陨道之战,为护宁北,在那秋风萧瑟的黑夜中,鲜血洒满了北凉军校。

    那一战,老校长陨落!

    可是却激怒了蜀山一脉,蜀山剑修出世,持三尺青锋降临北境。

    那一战,蜀山剑修屠三王,越境追杀境外余下封王级人物,杀穿异国一千六百里,尸横遍野,白骨成丘山。

    那一战,蜀山剑修持三尺铁剑,剑指境外小国的当朝国主,逼其交出逃走的王级武者。

    随后人被交出,蜀山剑修当面斩杀,拎着其头颅回去祭奠老校长!

    自那以后,境外强者再也没人敢明犯北境杀宁北。

    在太保酒吧中。

    此刻,保爷身体颤抖着,脸色有些苍白,浑身浮现冷汗,陡然间四肢开始抽搐,如同打摆子。

    乔东眼神狐疑:“什么路数?”

    保爷的状态,没持续多久,整个人趴在地上,没了气息。

    萧远山把他翻过身,以为

    是服毒自尽,可是看着又不像,嘴里吐出绿色汁液,如同胆汁。

    “不是服毒,是吓死了!”乔东嘴角微抽。

    萧远山忍不住看向乔东,目光有些怪异,暗想这位爷当年在北境,这是做了什么事,把人给硬生生吓死了。

    乔东微微撇嘴,宁北淡然沏茶。

    真正把保爷吓破胆的,只因为‘北王’二字。

    这两个字不是儿戏,而是在北境,用百万骸骨铸就的恐怖凶名。

    左中堂站在一旁:“既然人已死,那我就不打扰北王大人了!”

    “既然来了,不必急着走!”宁北眼皮微抬,看向这位青州魁首左中堂。

    仅仅一个眼神却让左中堂脸色惨白,仿佛一股无形威压,如同山岳压在他身上,浑身骨骼咔咔响。

    左中堂的双腿弯曲,仿佛承受着巨大力量。

    轰!

    他终于撑不住了,双膝跪地,地板瞬间爆裂,粘稠鲜血侵湿裤腿。

    左中堂低下头,不敢言语。

    宁北递来一杯热茶,淡然问:“喝茶吗?”

    “属下不敢!”左中堂颤声回答,再无进门前的意气风发。

    乔东淡然道:“以后懂点规矩,北凉人做事,轮不到你暗部指手画脚,我哥说杀他,你说要把人带走,谁给你的底气?”

    “

    是我不懂规矩,请乔战神责罚!”左中堂抱拳低头,脸颊流着冷汗。

    他终于意识到,若是眼前两位人物想动他,弹指间就能要了他的命。

    其实北境和暗部,有着很深的过节!

    当年宁北就立下规矩,北凉做事,暗部滚得远远地,敢插手连其一起就地格杀。

    这才过去几年,暗部好像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暗部形式诡异,以监察特别行动组而生,在暗地中做的都是些脏活,暗杀,密捕,调查,情报收集都属于他们的活。

    左中堂进门前,似乎底气很足,对宁北视而不见,张口就要带走保爷。

    如今处理完杂事,宁北瞥向左中堂,淡然道:“先前我在大三元娱乐城扔下北凉军刀令,是你接的?”

    “是,我只是想替北王大人,解决那些小麻烦!”左中堂解释着。

    可是他的解释,在宁北和乔东眼中,过于苍白无力!

    青州暗部魁首,地位可不一般。

    要知道青州可是省城,管辖下面各市,能调动所有暗部成员,地位形同青州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兼任华北总组的副总组长!

    这样一位人物,也称得上举足轻重。

    可左中堂莫名出现在汴京,而且时间也是宁北归来后。

    别说这是巧合!

    (本章完)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