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271章 三道杀令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北境十大狠人,谈笑间透露出不该说的绝密事情!

    北凉有绝密。

    最核心的机密,只有军主宁北一人能看。

    次一等的ss级核心秘密,怕也只有十大狠人能稍微了解一切。

    至于北凉三子的皇甫无双,已经离开北境数年。

    北凉军的核心秘密,又怎会轻易说给他听呢!

    西凉铁骑调往岭南山脉驻扎,换防华南劲旅,必然是各大门阀运作后的结果。

    各大门阀的态度,其实已经露出端倪。

    它们惧怕北境的王!

    它们惧怕北凉军!

    为何惧怕?

    其中有多少缘由,只能等将来一一揭露。

    最关键的原因,恐怕是当年的宁北,年少轻狂说过的一句话。

    那就是,门阀这等势力,本就不再存于世间,应当赶尽杀绝!

    当年的暗部老魁首,主张杀绝天下武者。

    彻底斩断古武一脉!

    而当初的宁北,以年少之姿,威震华夏九州,更是语出惊人。

    他主张杀绝天下门阀世家。

    或许正是这句话,引起天下门阀世家的恐慌啊。

    西凉铁骑调往岭南,随时可以北上,迎击北凉军,算是京都方面给各大门阀的交代,让它们这些势力安心。

    等于告诉各大门阀,北凉军不会轻易南下,更不会

    轻易离开北境。

    门阀和世家势力,担心的是北凉军南下,顺势荡平各大门阀。

    别怀疑,宁北王真做得出来。

    做了之后,京都方面,也不敢随意处罚这尊北凉王。

    通俗点说,各大门阀招惹宁北,最后被灭了,死也是白死。

    北境布衣宁北,无人能动!

    谁敢动他,谁死!

    其实,有一部分人心里跟明镜似的。

    三十万西凉铁骑驻扎岭南,若是百万北凉军南下。

    西凉铁骑真能拦住北凉军?

    西凉军少主马灸儿,到时真会听令阻止北凉军南下?

    这个答案,恐怕谁都不敢保证!

    把西凉军调往岭南,不过是安抚各大门阀罢了。

    惹毛了北凉那群疯子,一旦形成南下之势,国内另外六大军团,纵然合力也难挡北凉军。

    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或许,这就是北凉各部,不把西凉铁骑当成一回事的原因吧。

    根本不在意!

    在群山峻岭的茂密丛林上空,低空掠过一架黑色战机。

    S97武装直升机!

    宁北亲自驾驶,直接来到汴山深处。

    殊不知,中原总组御史慕容华,率三千黑衣禁卫,持三尺凉刀,已经动身席卷汴山。

    A级求援令,本就有资格惊动中原禁卫。

    这种级别的

    求援令,已经惊动指挥使张中原。

    对于汴山,数千年来,埋葬了太多的秘密,引来不知道多少武者隐藏其中,每年都会发生诸多怪事。

    黑色直升机降临在一座山顶,山高七百多米,整个山尖仿佛被削平,建造着一座院子,通体由木材打造。

    建在深山中的院子,还建在山上。

    倒也清净!

    每天清晨,可迎着初阳,静听蛙鸣鸟叫,倒是适合武者清秀。

    不过这里的宁静,已经被打破。

    在这座木院漆红大门前,挂着一个牌匾。

    王!

    牌匾仅有一个字。

    透露出的信息,怕就是李遂亨先前说的汴山王岭,让李婷逃到这里,寻求庇护。

    整个山巅,除了几摊鲜血,一名重伤的汴京组成员,再无一物。

    韩立瞬间下机,抱起汴京组成员,惊怒道:“小林,你怎么样?”

    宁北指间微动,一点银光浮现。

    三根银针,甩手落入重伤的小林身上。

    让他强行恢复神智。

    小林悠悠睁开眼,看到韩立焦急的面孔,又看向旁边负手而立的白衣少年,不由艰难开口:“汴京组小林,参见北王……”

    “说情况,谁伤的你,萧远山在哪?”

    宁北眼神浮现精光。

    他一眼看出,小林是被混

    元劲所伤!

    混元劲,最低是战神级人物,才能拥有的力量。

    糅合暗劲和明劲,两劲合一,视为混元!

    这便是混元劲!

    有着明劲的爆发力,也有暗劲阴柔刺骨的穿透力。

    一掌之下,可开碑裂石。

    以萧远山的实力,率队遇到战神,绝对讨不到好。

    小林虚弱说:“组长他们被扣留在里面……”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紧闭的漆红大门。

    萧远山他们被抓了进去。

    敢拘禁汴京组的人!

    王岭等人,怕是活腻了!

    这种事情,在宁北心中,可是被视为禁忌。

    武者不论什么原因,胆敢攻击特别行动组的人,一律杀无赦。

    张老头也跟来了,憨厚笑着,上前敲门:“开门!”

    吱!

    恰巧这一刻,漆红大门开启了。

    令人牙酸的开门声过后。

    出现一名倨傲青年,目光不屑,环视在场所有人一眼。

    他不屑嗤笑:“区区汴京组,也只剩下这些老弱病残了吗?”

    在他眼中,张老头一副邋遢样子,宁北唇红齿白的俊俏少年郎样子。

    老的老,小的小,还有小林这种伤的伤。

    仿佛不被他放在眼中。

    张老头憨笑:“人,是你伤的?”

    “区区一名武者,杀他都不难!”

    倨傲

    青年名叫王拓。

    要不是他爷爷嘱咐,人可以伤,但不能杀。

    小林早就被他干掉了!

    毕竟他可是初级战将!

    小林握紧拳头,躺在地上,满脸不甘。

    技不如人,他无话可说。

    宁北负手而立,薄唇微动:“身为武者,攻击汴京组成员,依律,杀无赦!”

    “是!”

    张老头微微弯腰。

    王拓愣住,转而哭笑不得:“哎呦,你可吓死我了,就凭你们?不知死活!”

    汴京组的组长,都被他擒下了。

    普通汴京组成员,王拓更不放在眼中。

    张老头转身抬起左手,反手一巴掌,落在王拓的脸颊上。

    嘭!

    王拓整个人,脖子扭转整整一圈。

    直接就地格杀!

    战将级武者,搁在汴京圈子内,或许很强悍。

    可惜在张老头面前,不够看!

    这位岭南大都督,弹指杀一人,苍老脸上挂着笑容,仿佛没有任何在意。

    宁北步伐如虎,肩扣黑色披风舞动,踏入这座木院,薄唇微动:“身为武者,包庇背负C3级缉杀令的武者,同罪论处!”

    “身为武者,重伤汴京组成员,其罪,杀无赦!”

    “身为武者,拘禁汴京组的组长,其罪,夷三族!”

    ……

    冷冽三句话,便是三道杀令。

    (本章完)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