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八百九十二章 启星出世,惊艳华山!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不过平心而论,张氏一族对宁北一脉,的确有恩!

    鄢陵张家对宁北两兄弟,也是尽心尽力。

    这份情,宁北承了!

    但是宁北只能记在心里,不可表露在明面上。

    华夏之子这个身份,宁北需要背负一生。

    众目睽睽下。

    宁北转身独坐青铜王座,缓缓闭上眼睛。

    青铜王座缓缓落在鄢陵池水面上,没入水中,沉入池底。

    宁北进入了深层次的修炼状态。

    鄢陵池中的众人,轻轻吐了口浊气。

    张衍道这些人并没走,是因为想走也走不成啊。

    他们各家还有东西,被扣在鄢陵池呢!

    先前三十六尊先祖雕像,被宁北凭借一己之力给干崩了,从而暴露出雕像内的黑铁座椅,以及被冰封的先祖遗体。

    如今宁北独坐王座,三十五位黑铁王座,都沉入在鄢陵池当中,还有先祖遗体虽然被冰封,水火不侵,可是还在鄢陵池里面呢。

    先祖遗体不带走,他们各脉的家主,谁敢回自家啊!

    若是回去了,族人问他们先祖雕像呢。

    张衍道他们可咋回答?

    要是回答说先祖雕像丢了,各脉的族人,恐怕能把他们各家的家主生生给活撕了。

    张衍道他们只

    能留在这里,等一年之期结束后,再入鄢陵池把先祖接回各家。

    宁北闭关修炼。

    燕小憨可就野了起来。

    他哥形同闭关,再没人能管住这个小憨憨。

    至于你指望李天策去管小憨憨,那纯粹是痴人做梦!

    这俩人从小就尿一个壶里面,放在一起绝对是狼狈为奸。

    叶武帝也无法久留张家庄园,京都那边还有诸多时间需要他处理。

    所以武帝带走了魏贤等四大巨头,留下了李天策和二十万御林军。

    另一边,张虚生则是亲自出面,降临了太华山。

    也就是有西岳之称的华山!

    当张虚生抵达山脚下后,奇险的华山半山腰,有着著名的七十二洞。

    华山七十二洞,都在峭壁之上,普通人想要攀登上去,有着登天之难。

    张虚生到来后,靠近山脚下的一个山洞内,缓缓传来苍老声音,道:“鄢陵张氏一族已有过三百年,未曾来过华山,今天没想到迎来贵客!”

    “奉家父吩咐,前来华山接一人回家!”

    张虚生踏上通向华山的石阶。

    这一句话引起整个华山的警惕。

    纵然是在华山,也并非人人都知道张启星被冰封在这里。

    这件事在华山里

    面,知晓的人屈指可数。

    只见华山中一个洞口内,缓缓走出一尊白袍老人,长发银发,束缚在脑后,脚踩黑布鞋,仙风道骨,不染凡尘气。

    这种气势一看便知,绝对是隐修武者。

    隐修武者并非没有势力。

    如同华山七十二洞的主人,皆是华山之巅,那座华山宫中当年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只不过纵然是华山宫,也有新老交替之说。

    老辈人不退居幕后,下一代人如何崭露头角,又怎么继承华山宫啊!

    所以华山宫退居幕后的大人物,就会择选七十二洞的一处地方,作为修炼地,终年避世不出,不问世俗之事。

    除非华山宫有灭顶之灾,才会惊动他们这些老古董。

    否则,任凭天下烽烟四起,武者大面积作乱,只要不危机华山宫,这些人对于外事一律不管。

    偏偏今天,鄢陵张氏一族的族长,亲自降临华山。

    直接惊动了华山七十二洞的老家伙!

    张氏一族各脉武者,基本上都是隐修,很少会出来走动。

    一旦张氏一族的人出世,必然是有大事。

    所以七十二洞中,一位白发沧桑的老者,缓缓道:“老朽周云长!”

    “鄢陵张虚生!”

    张虚生神情冷漠,继续踏着石阶。

    白发老者周云长闪身间,与之并肩而行,温和问道:“你父亲奉申年轻时期,曾与我有过数次之缘,岁月如梭,我与他已有百年未见了!”

    “启星在哪?”

    张虚生止步,注视着周云长。

    周云长目光流露出疑惑,道:“启星这个名字,应该是你张氏一族启字辈的人,什么时候来的我华山?”

    周云长说话间,流露出几分疑惑。

    他隐居在山洞中,华山宫百年来的事情,一概不知。

    而且华山宫也不会因为张启星的事情,专门去惊扰这些隐修的前辈。

    张虚生闪身间已经来到华山之巅。

    华山的山巅,终年云雾缭绕,其中一座大型宫殿群,环绕在云雾之中,宛如天上的天宫。

    怪不得这里叫做华山宫!

    至于为什么不敢自称华山天宫!

    敢自称天宫的势力,一律不得善终,这是千年的禁忌。

    否则华山天宫比华山宫听上去霸气过了。

    纵然是华山宫这种势力,也不敢以‘天’自居。

    山巅的区域,是不对外界开放的。

    张虚生来到宫殿外的门口,看着斜长如云的门户,有华山宫的弟子在这里。

    四名

    弟子值班,冷喝:“华山宫前,外人止步!”

    “放肆,鄢陵张氏家主亲临,让徐渊亲自来迎!”

    周云长威严声音直达整个华山宫。

    看门的四名弟子不由一惊,弯腰行礼问:“您是?”

    周云长面无表情。

    他这位华山宫曾经的内门长老,如今已经沦落到弟子不认识的地步。

    这在外人面前,可不仅仅是丢脸了!

    不过周云长是人老成精,先前说话的时候,声音已经传达进入华山宫内。

    华山宫正殿,完完全全的古代建筑,首位上坐着一位儒雅中年人,外表看似不到四十岁,实则是华云宫的掌舵人徐渊。

    徐渊正在正殿商量事情,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豁然起身惊道:“山中长老出世了!”

    话语刚落下。

    徐渊闪身间,身为一尊强大绝巅,已经来到华山宫门口。

    他惊道:“周老,您怎么出山了!”

    “我问你,张启星在哪!”

    周云长进而逼问。

    徐渊面色微变,这件事可是绝密!

    纵观整个华山,知晓的人真的屈指可数。

    他目光落在张虚生身上,皱眉道:“张家人?”

    “鄢陵张家张虚生!”

    张虚生轻轻看去,耐心已经快耗尽。

    (本章完)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