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十九章 你差点就让我认真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张诚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起身,想起自己在记忆光盘中的收获,哪怕现在肚子饿的要死,张诚的眼睛却还是雪亮雪亮的。

    “选拔赛应该开始了吧!”

    张诚洗漱下楼,正好是吃早餐的时间。

    嘴里塞了个肉包子,看着小呆萌那怪异中却带着惊喜的目光有些奇怪。

    嗯?

    “哥,你终于醒了!”

    良久,还是小呆萌打破了平静,嘟囔着小嘴软萌萌的道: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张诚顿时感觉到了一股不祥之兆。

    我他么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哥,你已经睡了整整一天半,要不是看你呼吸平缓,脸色安详,隔壁叔叔都要把你送去火葬场了!”

    隔壁叔叔?

    哪个隔壁叔叔?

    “我妈呢?”

    张诚这才发现,谢茹和张大炮都不在家,这两人工作辞了跑哪去了?

    “老爸老妈出去旅游去了,昨天早上刚走。”

    “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说玩够了就回来。”

    玩够了再回来?

    张诚心里一阵咯噔,这老爸和老妈是不把那五十万造完心里不舒坦啊!

    不过?

    “为什么不喊我起来?”

    小呆萌脸上露出了一丝委屈,嘟着嘴吧可怜兮兮的看着张诚道:“哥,你说的,让我们别打扰你。”

    “而且老妈临走前去看过你,说你这些天累了,让我不要叫你起来。”

    我去。

    小王同学误我。

    这怎么都不提醒他一声的。

    难道你后妈都没能拯救你?

    “今天是几号?”

    “九号。”

    淦!

    选拔赛完了!

    月度基础训练任务断了!

    仿佛看到了张诚那扭曲的脸色,小呆萌顿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哥哥,放心吧,今年的选拔赛赛制改了,你还有机会。”

    “啪,那还吃个屁,走。”

    张诚掀了盘子,不管一脸呆萌的张昕,直接拉着她的手就冲向了阳城一中。

    路上,小呆萌这才把规则给张诚说了一遍,这让张诚瞬间活了过来。

    积分赛。

    有意思。

    再想到他那还有一个好优美的中国话任务,张诚顿时感觉怪怪的。

    他不会成为全校公敌吧!

    ……

    阳城一中网球部二楼。

    杜飞依旧站在那个窗台前俯视着整个球场。

    一号球场上,裁判员刚坐上高椅,网球场的一边已经站了一个人。

    裁判员轻轻地打开了对战列表,随后眉头一皱。

    环顾四周,确实没找到那个人。

    “张诚来了吗?”

    张诚的对手叫牛皋,此刻,他的小心肝是既紧张又兴奋。

    张诚这个送分童子又没来!

    真的是天佑我牛皋,气运之子舍我其谁。

    一想到自己已经-6分,算上今天的分数终于重新归零,他牛皋觉得自己能够挺过第一轮。

    张诚果然是我好兄弟。

    二楼。

    杜飞眉头一皱。

    这个张诚怎么回事?

    转头,看向了后方的申教练,杜飞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教练,昨天我有跟你说去张诚家看看吗?”

    申教练扶了扶眼镜,抬头一脸疑惑地问道:“你昨天有找过我吗?”

    “哦,那没事了。”

    杜飞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那真忘了也没办法嘛!

    看了看手上的积分表,张诚那血淋淋的-18分格外的显眼。

    giao!

    这小子不会真淘汰了吧!

    这么一想,他们阳城一中网球部的命运着实有些多舛。

    一号球场。

    裁判员脸色铁青。

    他值裁了张诚三场比赛,连个人影都没见到,今天这是第四场,这人也太不给他铁血裁判吴刚的面子了吧!

    “好,我宣判,这局张诚~~”

    牛皋在一旁开心的笑得像个菊花,稳了,一轮稳了。

    “等等,来了来了。”

    张诚挤开人群走进了球场,气喘吁吁的放下网球袋。

    “靠。”

    牛皋顿时如晴天霹雳,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裁判员道:

    “裁判员,您看?”

    我看?

    我看你妹夫。

    张诚一看就有正选之相,老子一个裁判员总不能帮你这个憨批吧!

    不过表面功夫还要做好,于是吴刚轻轻地问了一句张诚:“张诚,怎么迟到了啊?”

    “哦,家妹被狗咬了,作为哥哥的我送她去医院没毛病吧!”张诚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嗯,答的这么快,也不像撒谎的样子,作为好哥哥,确实应该如此。”

    “裁判,他昨天也没来,总不能妹妹天天被狗咬吧!”

    牛皋不服,都已经迟到了,凭什么他牛某人不能白嫖一盘。

    “哦,张诚你说,昨天又发生了什么?”吴刚斜着眼,表情带着三分漫不经心。

    “昨天?”

    张诚脸色突然变得悲悯起来,哽咽道:“昨天送隔壁叔叔去火葬场了,您也知道,像这种空巢老人有多难。”

    “好了,我知道了,果然是个好孩子,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比赛开始吧。”

    “好的。”

    张诚瞬间变了脸色,脸色变得平静起来,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牛皋。

    “既然我迟到了,那么发球权就给你吧!”

    牛皋脸色铁青,玛德,他要这发球权有何用?

    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他这分数是保不住了。

    想到这里,牛皋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看向了张诚笑道:

    “诚哥,给几分吧,我老牛还是-6分。”

    张诚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若是在平时,让几分就让了,可是一想到自己断了的月度基础训练任务,一想到自己的-18分。

    再看看对面的-6分。

    嗯?

    你小子凭什么比我高?

    “发球吧。”

    张诚拿着球拍走向了底角。

    反正因为好优美的中国话这个任务,他张诚注定要成为全校公敌。

    那么,为什么不能从你先开始呢?

    张诚的心开始变得冷漠起来,甚至已经开始在脑子里组织起优美的语言。

    “比赛开始,张诚vs牛皋,一盘终,牛皋发球。”

    “砰。”

    十分钟后。

    “Game张诚,6-0,比赛结束,张诚胜。”

    张诚平静的站在网前,身上连汗都没流一滴。

    看着颤抖的双腿,满头大汗的牛皋颤颤巍巍的朝着自己走来,张诚嘴角一抽,声音无比的清朗,却是杀人诛心:

    “好兄弟,我觉得你不适合打网球,就你这虚弱的体格应该回家学习唱,跳,rap。”

    “你这三年的网球球龄像纸糊的一样,说实话,你差点就让我认真了。”

    说完,握了一下牛皋的手,转身就走,留下了满眼悲愤,死死地盯着他的牛皋。

    张诚。

    你个杀千刀的!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