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一百三十章 修行(第1/2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修行。

    张诚自此就留在老家这边进行修行。

    连续几天,除了放牛就是和他东叔在球场上过两手。

    这让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奇妙的感觉。

    身体的基础三维依旧在五点,但是张诚却有一种感觉,现在他要是解放精神力量,绝对能够承受不止十几分钟!

    二月二十号。

    清晨,阳元石下坐着三个只穿着大裤衩的男人。

    每个人都是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呼吸自然。

    修行,这种修行已经持续了一周。

    在阳元石下,张诚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丝的寒冷,反倒是阳元石上散发的灼热感让他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老家二楼,小呆萌站在窗口偷看着,脸色绯红,不时的拿出手机拍两张发到群里。

    她那个群只有四个人,包括拉斐尔在内,名字叫旗袍会。

    发出几张照片后,群里顿时热闹起来,其他两人也是发出了文字,顿时,这个群充斥着一股腐气。

    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同时睁开了眼睛,随后,张诚和拉斐尔两人先穿好了衣服。

    只有东叔站了起来没有穿衣服,反而是跑到了冰雪里打了一套功夫。

    这套功夫还是他在爷爷那里偷学的,就是张诚都没有学会。

    “神奇的东方力量。”

    拉斐尔叹息一声,看着东叔那强壮健硕的体魄充满了羡慕,真恨不得早点回来。

    “所以说,跟我回来没错吧。”

    张诚脸上透着一丝得意。

    “呵呵,什么时候带我见识见识华国文化?”拉斐尔无情道。

    “怎么?旗袍还没穿过瘾?”

    顿时,拉斐尔就阴沉着脸不再说话。

    耍完功夫后,穿上衣服的东叔来到了张诚他们身前笑道:

    “走,去我那打两局。”

    张诚自然不会拒绝,毕竟,跟着他东叔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二楼,小呆萌意犹未尽的拉上了窗帘,然后给群里发了一句:“今天到此为止了。”

    然后,旗袍会陷入死寂!

    ……

    红土场地。

    张诚和东叔面对面而立。

    出于礼貌,他东叔把发球权让给了他。

    一旁的拉斐尔坐在石凳上安心的做一个吃瓜群众,这种东西有些上瘾,他在德意志都没尝过,真的是神奇的东方国度。

    等到张诚撑不住了,那就轮到他上场了。

    张诚轻轻地拍了两下网球,浑身的精气神全部提了起来,瞬间,网球高抛,木制球拍往下压了过去。

    灼热的气浪让寒冷的冬天多了一丝温暖,然而,东叔不过简单前移,右手轻松的拉了一下。

    对角线。

    张诚横移,反手斜拉,这一球,透露着一股黑气。

    “哦。”

    东叔挑了挑眉,觉得这一球有他那味了。

    于是,球拍上扬,做了一个上劈的动作。

    丝丝黑气透露,张诚这一球在一瞬间产生了三重变化。

    利剑出鞘,重剑无锋,随着东叔的球拍上劈,重剑剑势瞬间做出了转变,变成了一种轻若无物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下,举重若轻和举轻若重交替着变化。

    木剑……

    然而,终究还是他东叔更强一筹,变化诡异的木剑剑势同样是被他一记上劈给斩了回来。

    “这就是你的剑吗?”

    东叔的声音伴随着这一次回击响起。

    张诚没有说话,接球的那一瞬间,一股凌厉而霸道的斩击冲击着他的球拍。

    也就是这种木制球拍是他奶奶特制的,不然这一球,绝对能够把所有的网线给斩断。

    砰。

    张诚强行用腕力把球高高提起,随后嘴里也是来了一句。

    “东叔,您也懂剑?”

    “哈哈哈,自然,年轻的时候练过几年剑道。”

    说着说着,东叔直接一记扣杀拿下了第一球。

    “打得好啊,东叔。”

    “哈哈,小诚啊,未来是你的,当下是我的!”

    东叔说着说着扬起了眉头,脸上充满了得意洋洋。

    “呵呵。”

    张诚怪笑一声,随后举起球拍继续发球。

    这一球,是进化版的破坏者,而且,张诚还在其中融入了木剑剑势。

    果然,这一球打出,东叔的脸色更加闪亮。

    这小子,有他年轻时那味了!

    不过,还是太年轻了。

    砰。

    巨大的抽击声响起。

    东叔直接一球打碎了张诚附加在球上的所有变化。

    好家伙,他东叔这一球是冲着把他砸飞来的,但是,张诚依旧选择了正面硬刚。

    “砰。”

    迎着强大的气浪挥上了球拍,一瞬间,张诚的右手开始抖了起来。

    好大的力量。

    说好的只用一点点力量呢?

    啪叽。

    终究张诚还是没能挡住这样的极致力量,整个人被掀飞了出去。

    一旁的拉斐尔放下手上的瓜子,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张诚这么快?

    他还没磕够瓜子呢。

    然而,让他失望了,张诚面不改色的从烟雾中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继续。”

    东叔:“好。”

    接下来,他东叔终于开始控制着力量了。

    虽然张诚还是一分都没有拿,但是倒也打得有来有回。

    他的技巧早就到达了七点,但是,却一直停留在剑势阶段。

    本来,以张诚的设想,到达木剑剑势后就应该能够领悟意境,也就是无剑境界的剑意。

    但是,通过最近的修行张诚发现,极之道的破七质变属于牵一发而动全身。

    意境,讲究的是圆满。

    包括身体素质和技巧。

    这也是经过这几天的修行,张诚的基础三维虽然没有变化,但是他依旧感觉自己变强了的原因。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张诚对自己身体的掌控越来越完美了。

    同样是破五的力量,如果说一周前张诚能够发挥5-5.5的力量,那么现在,他就能发挥出6点的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能够越阶作战,而有的人只能被越。

    “砰。”

    网球再次从张诚旁边飞过,东叔的声音也是再次响起:

    “小诚啊,认真点。”

    不知不觉中,他们俩已经打完了第一局,所以到第二局的时候,发球权给了他东叔。

    “看好了,小诚,我只演示一遍。”

    随着东叔话音落下,芥黄色网球被高高抛起。

    张诚定睛望去,顿时,他那东叔的背后一缕青光闪耀,随后,一朵巨大的青莲展了开来,一柄犀利的长剑从青莲中飞了出来。

    破八的意象。

    这就是他东叔闻名于那艘巨型游轮的青莲剑歌吗?

    “砰。”

    极致的剑光一闪而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