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二十八章(失约)(第1/2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简杭怎么可能让他请客,她坚持:“我做东。”

    秦墨岭不和她争,让她请,到时他结账,于是答应:“行。”

    简杭是行动派,秦墨岭说有空,她当即给SZ餐厅经理打电话,提前预约明晚的餐位。

    秦墨岭没急着去楼上,在她旁边坐下。

    茶几上的果盘里,还有没吃完的水果,她在打电话订餐位,他随意叉了一块水果吃。

    简杭和SZ餐厅经理认识,当初SZ餐厅并购重组,是她带团队完成。

    不知道餐厅经理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秦墨岭只听简杭说:“就我跟我老公两个人,没包间也没关系。”

    SZ是高层餐厅,俯瞰夜景是其最大特色。

    包间有限,需要提前几天预约,明天的包间已全部订出去。

    秦墨岭不在乎坐大厅还是包间,他再次听到简杭喊他老公。

    待简杭挂电话,他找话说:“你周围或是你朋友,不少已婚的吧?”

    他从来不废话,这么铺垫应该是想问点什么。

    简杭点头,“不少已婚的。”她问:“怎么了?”

    秦墨岭放下水果叉,“她们老公是每月给零花钱还是上交工资卡?”

    “我几个下属,她们老公是上交工资卡,其他人,我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她平常打交道到的女人,不是风投圈,就是各企业高管,见面聊的是工作,没时间也没那份交情聊私下生活。

    秦墨岭从包里拿出钱包,十几张卡,有五张储.蓄卡,他抽出四张。

    简杭回过味来,“你要给我零花钱?”

    她道:“不用,我有钱。”

    秦墨岭把几张卡递给她,“知道你有钱。”给她零花钱,她肯定不要。

    “不是零花钱,我私人名下所有的投资,每年的分红都到这几张卡里。数额不小,你投资或是理财,随你。”

    如果他说是给她的零花钱,简杭还真不会拿。本来身份就悬殊很大的塑料夫妻,她一旦拿他的零花钱,地位瞬间更低。

    但家里的钱以后归她管,她完全接受,也能胜任。

    毕竟理财投资是她的本行。

    能让他说数额不小,那数额应该比她想象中还要大很多。

    简杭考虑几秒,接过卡,拿在手里时,她和秦墨岭的关系似乎突然近了,又很暧昧,不再是表面上的塑料。

    “密码一会写给你,这几张卡绑定的是同一个手机号。那个手机我平时不用,在书房,等上楼给你。”

    简杭扫到他钱包照片夹里有张证件照,还没看清,他合上钱包。

    秦墨岭察觉到她盯着钱包看,以为她看中钱包,“你要喜欢这个钱包,腾给你。”这款钱包,女士也可以用。

    就像她喜欢穿他的西装。

    “要你钱包干嘛。”简杭如实说:“只是好奇你钱包里的证件照。”

    秦墨岭只道:“小时候的照片。”

    没打算给她看,把钱包收起来。

    他端起果盘,看着她,“还吃不吃?”

    气氛无形间越暧昧。

    简杭叉了一块水果,“我上楼了。”

    回到卧室,她在衣柜前纠结片刻,最终拿出她的压箱底裙子,是某高奢今年的早春成衣系列。

    长裙设计格外简单,米白色拼接款,完美勾勒出腰身。

    优雅又不失性感。

    她每年都会入手几件高奢新品,年终高端酒会多,不能太寒酸。

    以她目前的收入,没法随心所欲,不是看上什么新款就能全部买下来,只能挑两件最喜欢的入手。

    不像冯麦,大学时就是各高定秀场的常客。

    身上的衣服很少重样。

    前两年她看上一件高定仙女裙,八十多万。

    要买也不是买不起,就是得割肉。

    后来看看手机里的存款余额,瞬间清醒,最终将那笔钱拿去投资。

    简杭小心取下长裙,买来后她只试穿过一次。

    明天在高档餐厅请秦墨岭,穿着上自然要讲究。

    从衣服到鞋子到手包,她都提前搭配好。

    第二天早上下楼时,简杭在外头罩了一件卡其长款风衣,系上腰带,别人看不到里面修身的长裙。

    秦墨岭已经在餐厅。

    “早。”简杭跟他打招呼。

    秦墨岭难得回应一声,“早。”

    里面穿着裙子,简杭不打算跟秦墨岭一起吃早饭,吃饭就得脱下风衣,还是等晚上吃饭时,再让裙子露面。

    她提着电脑,肩上背着情人节时秦奶奶送她的那只包。

    秦墨岭见她穿着风衣,没有坐下来的意思,“不吃早饭?”

    简杭面不改色道:“来不及,跟总部有视频会。”

    耿姨从厨房出来,“不吃早饭不行。你等我两分钟,我给你打包带路上吃,等红灯时就能把早饭解决。”

    耿姨动作麻利,给简杭打包早饭。

    餐桌上有茶叶蛋,简杭看看碟子里的茶叶蛋,又瞄秦墨岭两眼,想到昨天早上他帮她剥蛋壳。

    秦墨岭感觉到了她意味深长的眼神,他知道什么意思,是想让他继续剥蛋壳。

    昨天惯她一次,她就想第二次。

    如果不剥,她心里又得不高兴。

    秦墨岭最终放下手里的筷子,擦擦手,开始剥蛋壳。

    耿姨会心一笑,她打包了几片全麦吐司,烤肠,还有一盒酸奶和一盒水果,又把秦墨岭剥好的茶叶蛋装起来。

    简杭拎上早饭,跟秦墨岭招呼一声,“我走了。”

    秦墨岭点头,想叮嘱她开车慢点,不知怎么又没说出口。

    耿姨等简杭离开,告诉秦墨岭:“家里红茶没了。我去买还是?”煮茶叶蛋需要好几种茶叶,其中就有上等的红茶。

    秦墨岭说:“我买。”

    他买的茶叶,跟耿姨在专卖店里买的不一样。

    中午时,秦墨岭收到简杭的消息,她把晚上吃饭的餐厅发给他。

    办公室敲门声响。

    秦墨岭在看简杭的消息,头也没抬,“进。”

    高秘书来送文件,顺便提醒老板:“秦总,礼物已经送过去,晚上七点钟生日宴开始。”

    秦墨岭抬眸,想半天没想到今天是谁的生日,“谁过生日?”

    高秘书:“...事业二部钟副总。”

    幸亏她提醒一句,老板记性好,她以为老板连着两年参加钟妍月的生日趴,会记得是哪天。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