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8章 第8章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第8章

    闻氏回屋洗漱,许沁玉留在小厨这边继续煎药,煎好药她把药汁倒出,药渣保存好,郎中说药渣可以熬三次,还要留着明天继续熬。

    回到房间,许沁玉发现闻氏就勉强吃了个包子便守在裴危玄身边,忧心匆匆,眼眶还红红的。

    许沁玉也不好劝什么,把药碗端过去,让闻氏给裴危玄喂药。

    她则去跟客栈掌柜买了点烈酒,晚上便宜夫君的高热要还退不下去,就得用烈酒稀释给他擦身,这样可以物理降温。

    买回烈酒,许沁玉跟闻氏交代要怎么用,闻氏点头。

    许沁玉跟着闻氏守了会儿,发现裴危玄躺在那儿动也不动,好像连呼吸都没有,总忍不住有点担心,想伸手探探他的鼻息。但闻氏在,许沁玉也不敢伸手去探,陪着闻氏坐了会儿,想着明儿还得出门,跟闻氏说了声就去睡了。

    难得睡个好觉,次日醒来已经辰时,外面有扑簌的声音,许沁玉起床穿上冬袄,走到窗牖边打开条缝瞧了眼,竟是下雪了,还是雪粒子,扑簌簌的打在窗牖上,冷风一下子就吹了进来,她赶忙把窗牖给关上,回头去看,裴嘉宁正带着凤哥儿和芫姐儿守在便宜夫君的床头,闻氏守了一夜,这会儿应该是睡下了。

    许沁玉过去小声交代裴嘉宁,“宁姐儿,你守着四哥,我出去买些粳米和鱼回来做鱼片粥。”

    她打算煲点生滚鱼片粥,给大家补补身子,裴危玄还病着,鱼片粥比较好克化,又温补,适合他吃。

    裴嘉宁一听四嫂要买鱼回来做鱼片粥,张了张嘴,想让四嫂买些肉回,做肉羹粥比较好,因为鱼腥鱼刺也难处理,但想着鱼便宜,肉贵,家里要省银子,便什么都说不出口。

    凤哥儿和芫姐儿眼巴巴的望着她。

    许沁玉朝着两个小孩儿笑了笑,摸了摸他们的脑袋,“凤哥儿芫姐儿乖,一会儿给你们带糖吃。”

    从原身记忆里,这两孩子以前也长得粉雕玉琢,漂漂亮亮,可现在两孩子瘦得跟豆芽菜似的,连眼神里都死气沉沉,稍微有点动静就满眼惊惧,连她都看的心疼。

    许沁玉出去买了些粳米和一条大青鱼,古时候的鱼贱如土,何况周围还有条大运河,就更加便宜,这么大一条青鱼,六七斤重,才十文钱,折算下来不到两文钱一斤。

    她又买了两斤粳米,古代粳米和肉都挺贵,粳米差不多就是大米,但比大米更有嚼劲些,营养也更好点。

    粳米十一文钱一斤,肉的话得三四十文一斤,这还是普通猪肉,其他羊肉牛肉更贵,不过牛肉一般没得卖。

    这也是古时的人一个月都不定能吃得起一顿肉的原因,也很少吃粳米,粳米都是富贵人家或者大家族世家皇族的人才吃得起,都太贵了。

    除了粳米和青鱼,许沁玉还买了些豆腐,豆腐一文钱一块,她买了几块。。

    之所以买这么大条鱼,她也是有别的打算。

    回到客栈已经辰时过半,差不多八点。

    这里的人一天大多吃两顿,早上九点多一顿,下午四点多一顿。

    许沁玉去找了掌柜,跟掌柜说还要继续借用小厨房煎药做吃食,所以每日给掌柜三十文钱,但需借用掌柜厨房的一些调料,像是盐巴生姜大蒜大葱酱油跟醋,古时候也就这些普通的调味品,其他的麻椒胡椒八角桂皮香叶这些香料都贵,因为是药材,基本没什么人用它们来做调料。

    掌柜姓周,年约四十,中等身材,相貌普通,听见许沁玉这话笑道,“小娘子倒也不必给这么多,几文钱就成。”经常会有客人借用厨房,能借用厨房的客人都是大通铺的,比较贫苦,给个几文钱就好。

    这小娘子疯了不成,还是银钱多的没处使儿,一日给三十文钱借用厨房,一般人家一天吃喝都花不到三十文钱。

    许沁玉笑道:“的确是三十文钱,但不管我在里面做什么,掌柜都不可管,当然,就算使用掌柜的调料我也不会浪费。”

    这等赚钱的事儿,周掌柜自然不会拒绝,应承下来。

    许沁玉把买的食材提去小厨,又把买的饴糖送回屋里给两孩子吃,交代宁姐儿看好孩子跟四哥,她才去厨房煎药做吃食。

    煎药简单,把昨天的药渣加水继续放在小炉子上煮着就是。

    她又借了另外个炉子准备做生滚鱼片。

    从厨房挑了个大砂锅加水煮,又把粳米清洗干净加入几滴油,等砂锅水开就能把米倒入熬煮。

    趁着煮水的空闲,许沁玉把青鱼弄到院子里刮鱼鳞破鱼肚清理内脏,院中有口水井,处理起来比较方便。

    她处理大青鱼又快又麻利,惹得厨房的大厨跟小二都跑出来瞧。

    处理的鱼杂鱼泡鱼籽也没舍得丢,处理干净可以跟鱼骨鱼肚子一起炖着吃,滋味也甚好。

    客栈的客人以住店为主,饭食上面就差了些,比不得城内专门做酒楼营生的,住客多喜欢出去吃,因此厨房不怎么忙,这会儿吃饭的点都没什么人要吃食,所以大厨跟店小二都蹲着看许沁玉处理青鱼。

    许沁玉把鱼杂这些也清洗干净装在盘中,有些微胖的大厨忍不住问道:“小娘子,这鱼杂你留着作甚,鱼杂比鱼肉的腥味还大还难吃。”

    许沁玉笑道:“自是留着吃的,等会儿做好周大厨就知晓了。”

    周大厨是周掌柜的儿子。

    接着剁下鱼头,从脊背处下刀起下两片鱼肉,再把鱼腩切掉。

    鱼腩有些过肥,不适合生滚鱼片粥,用来炖着吃比较好。

    起好的鱼肉再用斜刀将两片鱼给片成薄片。

    她片出来的鱼片晶莹剔透,就跟薄薄的一张纸似的,惹得周大厨跟店小二倒吸口气。一条大青鱼全处理好,砂锅里的水也煮开了,把洗好的粳米倒入煮一刻钟。

    煮米时,许沁玉把切好的鱼片清洗干净加入姜丝,少许的盐跟烈酒腌制去腥。

    这时代没料酒,只能用几滴烈酒去腥,其实用花雕酒更好,但后厨没有。

    梗米煮一刻钟后关火焖两刻钟,再大火煮开撤掉火,加入一点盐巴,腌制好的鱼片倒入滚着的粥里迅速划散,鱼片的香味立刻被激发出来,米香混合着鱼肉的香气,味道又鲜又香,可惜没有胡椒粉,不然味道更上一层。

    鱼肉肥美,根本不用额外的加菜油,最后撒上一点葱花点缀。

    看着这锅色香味俱全的鱼片粥,周大厨目瞪口呆,才知道鱼片粥还能这么煮?

    他们煮的鱼粥都是粥煮开后加入剁好的鱼块,最后加调料,可就算这样还掩不住鱼的腥味,因为要掩鱼的腥味,加入的调味也比较多,味道比较重,没什么人爱吃。

    许沁玉把煮好的鱼片粥分好送回屋,见裴危玄还没醒,先让裴嘉宁跟两个孩子还有闻氏先吃,回厨房给他留了份,自己也盛了份,还剩两碗的量,就分给了周大厨和周掌柜各一碗。

    周掌柜待在前面客堂时就闻见这又香又浓还鲜的味道,忍不住跑来后厨瞧了眼,见小娘子还给他盛了碗,笑眯眯道谢端去前头客堂,看着这碗粥,周掌柜忍不住尝了口,入口就被惊到,一点鱼腥味都没有,口感滑嫩香甜,米粥香浓,鱼肉极嫩,还很鲜。

    周掌柜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鱼片粥。

    许沁玉也端着鱼片粥过来客堂吃,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贩夫走卒,还有百姓们忙忙碌碌,今儿虽然下着雪,但雪不大,都是雪粒子,不耽误城里的各种营生。

    有些人闻见这味道,忍不住停驻在客栈门前,叹一声,“好鲜的味道啊。”

    她这道生滚鱼片粥加入的食材跟调料不多,吃的是原滋原味,突出的就是个鲜字。

    她保证不管什么人闻见这香味都会勾起腹中馋虫。

    民以食为天,没什么人可以抗拒美食。

    有一虎背熊腰的男人正好经过客栈,这男子比之前送她们来西南的陈副尉还要魁梧高壮,一脸络腮胡子,瞧着应该是三十来岁的模样,闻见这香味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朝着客栈里看了眼,然后大步踏进客栈里。

    男人身边还跟着另外两名男子,看着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都穿着布衣长袍。

    周掌柜瞧见虎背熊腰的男子进来,急忙迎了上去,“梁千户,您怎地来了,真真是稀客,快快请进。”

    一听这称呼,许沁玉就明白,这人是驻扎饶州城军营里的千户,千户好似是五品官职。

    梁千户进来就问,“周掌柜,吃啥好吃的,怎么这般香,你这客栈请了新的厨子?”

    这位梁千户的声音同他的体型差不多,声如洪钟。

    周掌柜呵呵一笑,“梁千户误会,是客栈的客人借小厨使用做的些吃食。”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