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2章 第 22 章(第1/4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22章

    见宁姐儿这幅模样,许沁玉吓了一跳,推车也不顾推进院里,提着裙角匆匆跑进屋子里头,“宁姐儿,出什么事了?”

    “四嫂。”裴嘉宁一抹眼泪,“有人上门闹事,说昨天从你这买的鱼不好吃,让我退钱给她。”

    原来是裴嘉宁等四哥四嫂跟闻氏离开后,就带着凤哥儿芫姐儿在院中里的积雪上写写画画,教他们认字写字。

    没一会儿,有人来敲门,急匆匆的,把门拍得梆梆作响。

    裴嘉宁去开了门,发现是个有些吊梢眼颧骨高的老婆子。

    老婆子见到她就开始嚷嚷,“昨儿下午,你们家小娘子是不是在巷子里头卖什么红烧青鱼?还说要是味道不好可以找她退钱,昨儿我把那鱼买回去后,发现满嘴鱼腥,难吃死了,赶紧让你们家小娘子给我退钱。”

    裴嘉宁听得目瞪口呆,但很快反应过来。

    四嫂做的吃食味道如何,她在清楚不过,连她吃惯了玉盘珍馐曾经的公主都挑不出任何毛病,这老妇人却说四嫂做的鱼难吃,明显就是找茬,她当即就道:“婶子你别胡说,我四嫂做的吃食味道如何,我心里清楚得很,这巷子里头昨天买过鱼的也很清楚,就你一人来胡搅蛮缠,你就是想吃白食!”

    “哎哟,我一大把年纪,还骗你这几个钱不成?”

    老婆子眼睛滴溜溜一转,瞧见厨房门开着,二话不说,推开裴嘉宁就朝着厨房走过去。

    裴嘉宁都有些傻了,就算流放路上,跟闻家那行人不对付,但也就言语上激烈的争吵过两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市井老妇人。

    她气得不行,立刻跟了上去。

    见这老婆子进到厨房就开始四处看着,翻箱倒柜,把四嫂放在柜子里面的香料都翻找了出来,看见这些香料,老婆子眼都亮了,还想伸手去拿。

    裴嘉宁立刻喊道:“你要是敢动我们家东西,我立刻就去报官!特别是这香料,香料贵,只有药铺才有得卖,报了官就能查到到底是你们家买过香料,还是我们家买过,偷抢东西可以重罪!”

    那老婆子一听,有些畏惧,这年头,没有人不怕当差的。

    但她见香料都放在橱柜,知道这家小娘子做鱼肯定是放了香料的。

    自以为已经知道许小娘子做鱼好吃的原因了,老婆子心情很好,又回头扯着裴嘉宁要昨日买鱼的八文钱。

    裴嘉宁气得脸都红了,开始辩解自己四嫂做鱼很好吃,是她胡搅蛮缠。

    老婆子根本不听,不依不饶,就是让她拿钱出来。

    凤哥儿跟芫姐儿吓得大哭,凤哥儿是个哑巴,连哭的时候都没有声音,芫姐儿当初又是亲眼看着家里的巨变,看着母妃一根白绫把自己吊死,自此以后也没说过话,现在见到两孩子哭,把裴嘉宁看得心疼坏了,只能先去顾着两孩子,却被老婆子扯着衣裳要钱。

    这边动静太大,周围两户人家听见声音,都过来看看。

    发现是巷子尾那家的罗老婆子闹事,立刻上前帮忙。

    裴嘉宁从未受过这种屈辱,红着眼把事情说了遍,又道:“我四嫂做的吃食味道如何,各位嫂子婶子应该最清楚不过的,她这就是胡搅蛮缠。”

    两妇人立刻开始指着罗老婆子,骂她羞耻,“人家小娘子做的鱼味道不知多好,比城东大酒楼里面的味道还好,就是看我们街坊领居才便宜卖给我们的,我们受到实惠,你就是想吃白食不给钱,罗老婆子,大家都是这么多年的街坊邻里,谁还不知道你是个啥样的人。”

    罗老婆子嗤笑一声,“说得跟你尝过那大酒楼的吃食一样。”

    两妇人气得不行,使劲扯着罗老婆子把人给扯了出去,又回头安慰裴嘉宁,让她把院门关好,把家里两个孩子照看好了,等家里大人回来了再说。

    等人走后,裴嘉宁关上院门,把凤哥儿和芫姐儿抱在怀中小声哭了起来。

    许沁玉听完事情经过,气得脸都红的,转身进厨房,拎着把大菜刀出来,闷头就朝着院子门口走去,想去巷子尾找那老婆子算账。

    桂花巷就这么十来户人家,宁姐儿口中说的巷子尾的老婆子她记得是谁。

    昨天卖鱼时那个眼一直滴溜溜的转的老婆子,还缠着她要尝鱼。

    裴嘉宁头次见四嫂生这么大的气,而且四嫂生气还是直接拿菜刀想帮她出气,她都愣了愣。

    许沁玉没走到院门口,就被裴危玄一把拉住,“玉娘,不用去,等她上门。”

    许沁玉握着菜刀的手一顿,想了想,知道老婆子今日上门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想吃白食,昨天花的八文钱想要回去,第二个原因,肯定也是眼热她卖鱼这么好吃能赚钱,惦记着做鱼的方子,故意在家里大人不在时上门闹事,就想翻看她的厨房,她猜等她做鱼时,那个罗老婆子肯定就会出现。

    现在上门的确不好,万一这罗老婆子家里有壮劳力,这样上门自己也打不过。

    就算便宜夫君跟了去,把人打了,官府也只会认为是他们上门闹事。

    的确不如等罗老婆子上门来。

    许沁玉回头安慰裴嘉宁,“宁姐儿别怕,等一会儿四嫂给你出气。”

    其实裴嘉宁这会儿已经没什么感觉了,不知为何,她看四嫂这么护着她,就没多生气了,心里也有点暖呼呼的。

    许沁玉只能先把罗老婆子的事儿给抛到一边,开始处理买回来的鱼。

    裴嘉宁犹豫了下,主动过去帮着嫂子把两盆青鱼搬到水井边,还开始主动帮着刮鱼鳞。

    许沁玉忍不住抿唇一笑,宁姐儿也在慢慢长大,真好。

    刚进屋时,院门打开着,这会儿许沁玉也不让关院门,就这样大开着。

    她杀起来鱼来特别麻利,刮了七八条鱼的鱼鳞,宁姐儿才刮了一条,便宜夫君动作倒是也不错,刮了条。

    给鱼开肠破肚也是她来,因为她怕两人把鱼腹中的鱼胆给弄破了,鱼腹中的苦胆要是弄破,胆汁渗透到鱼头里,那不管鱼怎么去腥炖煮,都会有点子苦,味就不好。

    而且就一把菜刀,只能她来。

    其实厨师们的菜刀可非常有讲究,她就有几十把菜刀,还全是找人定制的。

    但现在没那么条件,一把菜刀她也能切出花来。

    鱼很快处理好,照例是摸上盐巴姜片跟一点花雕酒腌着去腥。

    鱼腌的差不多时,许沁玉就开始炖鱼。

    这次她还把那些香料从柜里拿了出来,都摆放在案板上。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