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9章 第 29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一共八菜一汤,最后还有道酸辣开胃的酸辣汤,用的是冬笋丝,香菇丝,菌子丝,瘦肉切丝还有鸡蛋做成的,酸爽开胃,喝完一碗别提多舒服多暖和。

    柱子在旁边报菜名都快馋哭了,好在报完菜名,他也不用继续打扰老爷跟大人用菜喝酒,等到老爷挥挥手,他立刻就退了下去。

    夏元志跟徐孔目吃着,之前两人在东来居吃饭都是边吃边谈,这次徐孔目暂时没同他聊案子,只是专心吃着,徐孔目他并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食物对他来说,能够饱腹就成,以前在东来居吃,他也就是觉得味还不错,比家里厨娘做的好吃些,但今日吃到这一桌,他方知什么是美食,什么是口腹之欲,如今只是想着先吃好在谈案子也是一样。

    今日酒倒是没多喝,一人就喝了一盏,都只顾着吃东西。

    夏元志亦是如此,他真真是没想过许小娘子不光做鱼跟肥肠味道好,其他菜肴也是好吃。

    好多菜其实东来居也有差不多做法,像是那清炒藕片,黄豆焖猪脚,粉蒸排骨,冬笋焖鸡,酸辣汤,但东来居的大厨做出来的味道跟许小娘子做的,根本没法比。

    剩余几道菜,东来居根本没有。

    特别是那肥肠鱼跟山菌炒肉丝,一道麻辣鲜香,一道就是鲜美,实在让人记忆犹新,吃了还想吃。

    两人几乎把一桌子菜吃的七七八八,都吃得有些撑了,才撤去食案,柱子送过来一壶茶水,两人喝着茶聊着案子。

    夏元志仔细回想着那晚,天色太暗,他也就是看了个模糊的背影,的确回想不出什么来,只大概说出那道背影的高矮胖瘦,还说有点眼熟,但这样的背影就是个普通身高普通胖瘦的男子模样,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另外也就是掌柜受伤的模样跟惊慌,让他赶紧出去追贼人报官,其他就什么都没了。

    两人聊了案子许久,看着夜幕降临,徐孔目才离开,离开时还问夏元志,“这做吃食的小娘子家住何处?夏兄说她家有朝食卖还有鱼,以后我也能使唤我们家小厮过去买些。”

    这味道的确好,他也想给家里人尝尝。

    他家中人口还挺多,除了妻子,还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娶妻生子,女儿十五,还未说亲。

    家里事务繁忙,他也不想妻子太劳累,所以早些年就买了小厮跟小丫头。

    小丫头做厨娘,还帮着家里做家务,小厮也是帮着家里干活,浆洗他们男人的衣物。

    夏元志立刻把许小娘子的住址告诉徐孔目,“那小娘子也姓许,不过是言字许。”

    徐孔目点点头,这才回了家。

    等徐孔目离开,吴氏跟小翠过来收拾堂屋,瞧见自家老爷笑眯眯,吴氏立刻问,“老爷,如何?”

    夏元志笑道:“许小娘子做的吃食的确一绝,连徐孔目都称赞不已,还打听了许小娘子家中住处,应该也是打算在许小娘子家里买吃食。”这个缘肯定是结下了,徐孔目为人端正,许小娘子以后家里真要有人闹事,徐孔目也的确能帮忙一二。

    吴氏这颗心也算安定下来,把邵哥儿交给夏元志带着,“老爷,你哄着邵哥儿,我去同许小娘子说声。”

    “天都黑了,要不明日再去?”夏元志看这天色又黑,还下着雪。

    “不成。”吴氏道:“许小娘子肯定也惦记着,我上门一趟说说就好,很快就回了,老爷你给邵哥儿擦擦脸洗洗脚先睡吧。”

    说完,吴氏带着小翠兴冲冲过去给许沁玉报信。

    到了裴家,她还没敲院门呢,院门就开了,果然是许小娘子,她也没多问,还以为是许小娘子也惦记着这事儿一直守着在呢。

    其实不然,许沁玉还在厨房时,正在帮她提水的裴危玄便说了句,“夏家来人了。”

    她才起身出来,刚开院门就见到吴氏跟小翠。

    见吴氏脸上笑眯眯的,她就知道成了。

    其实吴氏之前就同她说过徐孔目品行端正,真要有地痞无赖闹事,去衙门状告,徐孔目都会过问的。

    现在徐孔目吃过她做的吃食,两家慢慢结交,有了更深的缘分,肯定是更好些的。

    许沁玉把人引到厨房,搬过来两个小杌子让人坐下。

    吴氏坐下后笑道:“许小娘子做的吃食果真一绝,我家老爷跟徐孔目认识几年,都说徐孔目不是重口腹之欲的人,连他都夸赞许小娘子做的菜好吃,两人连酒都没怎么喝了,还跟我家老爷打听了许小娘子你家的住址,想来你这买吃食。”

    许沁玉一颗心也定了下来,笑道:“多谢夏嫂子,我腌了点冬笋,一会儿嫂子带点回去吃。”

    冬笋也是她找卖鱼的贺老伯买的,贺老伯住在附近的村子上,去山上近,这边的人不吃山菌,但是冬笋春笋都是吃的,她想吃冬笋,就让贺老伯儿子上山挖了不少,家里冬笋多了,她就腌了些,腌冬笋简单,冬笋去笋壳后切两半焯水放凉,放入容器里,加入凉白开,再加适量的盐巴密封起来,放上十天就能吃了。

    就是这般简单的腌法,她腌出来的酸笋也是清脆爽口的很。

    她去陶罐里取了不少冬笋出来,用个盆装着,“吃的时候切片就能吃,想要味道更好,就滴上几滴麻油凉拌下。”

    这里已经有芝麻,叫做胡麻,可以榨油麻油,不过价格挺贵的,她买了二两,平时很省着吃。

    吴氏接过递给小翠,她也不急着回去,就坐在厨房跟许小娘子闲聊。

    许沁玉还在卤肥肠,也不急着做别的,两人聊了会儿,不知不觉就聊到徐孔目正在查的那个案子上,“听我家老爷说,丢的几样首饰还是最贵重的,得二三百两银子呢,出了这事儿,东家心疼,但也不好责怪掌柜,掌柜也受了伤,只希望徐孔目快些把那贼给抓到。”

    许沁玉也好奇起来,“既然贼人突然闯进铺子,掌柜也没瞧清楚贼人长的什么模样吗?”

    吴氏说,“好像就是掌柜熄灯时,贼人突然跑出去,一棒子敲在他的后脑勺上,掌柜倒地,又对着他额上来了两棒,然后在柜里摸了几样首饰就跑了,哪里想到就把最贵的几样首饰给摸走了,掌柜也急得不行,我家老爷过去时一直让我家老爷快去追贼。”

    许沁玉还是觉得这也太巧了点。

    吴氏继续道:“我家老爷又说那贼人从背影看有点眼熟,但高矮胖瘦就是普通人,街上一抓一大把,实在想不起是谁。”

    在旁边帮着择菌子的裴危玄微微顿了下。

    这是家里最后一点野生菌,知晓玉娘爱吃,上山时特意留意了下,上山两次,统共就找了这么多而已。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