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3章 第 43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德昌侯府。

    “姑娘,平阳侯府的大姑娘又在给您递帖子,姑娘明日可要去赴宴?”

    平儿一进房,就见自家姑娘许沁慧病蔫蔫的躺在贵妃榻上。

    许沁慧挥挥手,生气说,“不去,你就同她说我这些日子病着,哪里都不去。”

    自打重生后,她就一直待在侯府没有出门应酬过,上辈子,哪怕她让一姐替她出嫁,但依旧招摇,每日该出门应酬就出门应酬,还经常参加些宴会。

    这平阳侯府的大姑娘也算是她的朋友,但频频邀请她也不过是想知道她是怎么让新帝写下诏书,把竖王的未婚妻从她变成了一姐,上辈子她虽去了,但也没把自己怎么勾搭上新帝告诉平阳侯府的大姑娘。

    反正这人就是为了看她笑话而已,两人算不得真正的闺友。

    她让一姐替自己出嫁的事情,其实京城里的人都是知晓的,只是那是新帝写的诏书,自然没什么人敢明面上议论,但私底下,议论颇多,她也只是装作不知,心想着等她进宫做了妃子,看这些人可还敢议论。

    后来,她的确进宫做了妃子,那些人就算鄙视她,也不敢再对她有任何非议。

    想到还有半个月新帝就要选秀,许沁慧只恨透自己当初为何要让一姐替自己出嫁。

    是的,还有半个月,她就要经历上辈子再经历过一次的选秀。

    她本就勾搭过盛元帝,选秀时候不过算走个过场,进宫就被封婕妤,最后更是做到四妃的位置。

    可那又如何,做不到皇后的位置,甚至以后竖王会进京灭了盛元帝跟伏太后,连她也一并被砍了头,她更加不可能入宫选秀给盛元帝做妃子,她这辈子知道错了,只想同竖王认错,也只想做竖王的妻子。

    但是还有半个月就要入宫选秀,单凭她自己,根本不可能躲开这场选秀,父亲跟祖母都盼着她入宫的。

    想到此处,许沁慧越发的烦躁。

    平儿还在嘀嘀咕咕跟她说话,“姑娘,现在外头乱的很,北方的灾民都在往京城这边涌来,还有西南边陲,有水匪抢了两艘官船呢,不仅把船上的煤和铁给抢了,还把两艘船也给抢走不知开到哪去了。”

    官船被抢?许沁慧愣了下。

    她怎么记得上辈子好像并不是这时候被抢的官船,还要再晚几个月,而且就是抢了官船上的煤和铁,并没有抢走两艘船,甚至到最后,朝廷也没捉拿到是哪些水匪抢了煤和铁。

    罢了,既然这辈子一姐都没病死在流放路上,竖王的弟弟跟侄女也都没死在流放路上的那场泥石流中,其他事情说不定也有些不同的。

    她现在要做的也是想着怎么不进宫选秀,不跟盛元帝沾上关系而已。

    祖母虽然爱她,但在这事情上面帮不上忙,这事情还是要告诉父亲。

    许沁慧慢慢下定决心。

    等到暮食时,平日里侯府都是分开吃的,德昌侯府的三房吃过暮食。

    许沁慧叫住三房老爷许曙平,”父亲,我有些事情想同你说。”

    许曙平以为女儿是想跟她说些家常话,笑道:“慧姐儿有甚想告诉爹爹的?”

    看着一家人都在,许沁慧急忙道:“父亲,我有些正事想告诉你,能否移步过去书房。”

    见状,许曙平点头,跟着女儿一起过去书房。

    进了书房,许沁慧犹豫着怎么跟父亲说。说她是重生回来的,上辈子竖王最后登上大位,盛元帝跟伏贵妃最后都被砍了头,连她也被砍了脑袋。

    她死后并不知德昌侯府如何,但想想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

    犹豫片刻,许沁慧仔细想了想上辈子这时候京城有什么事情发生,最后还真给她想到一件,她抬头看向许曙平,“父亲,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或许会有点荒谬,但我说得都是真的,明日早朝时,户部尚书会突然倒地身亡,之后盛元帝会任户部右侍郎为户部尚书。”

    她不清楚户部尚书到底怎么死的。

    她就记得宫中的御医给出的诊断是户部尚书操劳过度,突发心疾病逝。

    而户部右侍郎还很年轻,才一十多的年纪,也是新帝登基时被提拔上去的,这才过去不到半年,这位户部右侍郎就又因户部尚书出事被提拔到户部尚书的位置上。

    按理来说,应该是资历更老年纪也有四十岁的左侍郎任户部尚书。

    之后朝堂上又是一阵的腥风血雨。

    许曙平呵斥道:“慧姐儿,不可胡言乱语!”

    事关国事,现在又是新帝跟伏太后最敏感的时候,因为不少人妄议国事,都不知多少人家被抄家流放。

    许沁慧咬咬唇,“父亲信我,父亲明日便知。”

    等证实了明日的事情,父亲才会信她,她才会说接下来的事情。

    许沁慧离开后,许曙平也的确没把女儿的话放在心中,以为她是癔症胡言乱语。

    他本身只是个七品官,没有上朝的资格,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也想继续升迁,如此就需要在新帝面前露脸,他也盼着女儿能够进宫选秀。

    次日,许曙平在自个的衙门待着,等到下朝时候,他的上峰也回了,但脸色惨白。

    他过去询问,上峰看了他一眼说,“户部尚书方才在朝堂突发心疾,已经去了。”

    许曙平的上峰说完,忍不住红了眼眶,他也已经五十好几,与户部尚书认识也有一三十年,平日偶也有些争论,但两人之间情意还是有的,户部尚书平日身体明明挺好,这突然就在朝堂上突发心疾。

    所以到底如何,他们这些上朝的人也不清楚,御医都说是心疾,也只能是心疾了。

    这朝堂,以后还不知会变成何等模样啊。

    许曙平如遭雷击,面色发白。

    昨天晚上慧姐儿竟说对了,可是慧姐儿又怎么提前得知户部尚书会在朝堂上突发心疾的?

    许曙平这会儿根本没法继续在衙门待下去,跟上峰告了假就回了德昌侯府。

    回到三房的院子,许曙平直奔女儿的房间,几个丫鬟还在房里伺候着,他立刻挥退丫鬟们,房间里只余下父女一人。

    许沁慧正色道:“父亲,可是户部尚书出事了?”

    许曙平皱着眉,“慧姐儿,你是如何得知的?”

    “父亲。”许沁慧垂下眼眸苦笑了声,“说出来或许您不信,但这一切都是真的,这是我在梦中梦见的,梦中我梦见接下来十年自己会经历何种事情,还有这世间发生的事情,为何只有十年,那是因为在我进宫给盛元帝做妃子做了十年后,竖王杀来京城,盛元帝跟伏太后全都被斩掉脑袋,连我也不例外……”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