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46章 第 46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许沁玉身上差不多有二百二十两左右的银子,自己身上的六十多两,薛氏让马六送来的一百五十两,闻氏跟宁姐儿身上也有差不多十两银子,是她们做包包赚的,还有桂氏身上的二十两,都拿了出来给了许沁玉。

    许沁玉也不客气,都收下了,打算以后赚了钱再还给她们,当然,要是银钱够的话,等租好铺子就能还给她们了。

    这样她身上总共就有差不多二百五十两左右的银子了。

    许沁玉打算教成哥儿做鱼丸红烧鱼这些,把鱼肉这边的生意慢慢交给他,当然,以后鱼肉这些营生不会继续在巷子里卖,她准备在食肆卖,摆在食肆门口,可以让吃惯的客人过去,这样也算给新食肆当个活招牌。

    闻顺成得知许沁玉竟要教自己做菜,当即就要跪下拜师。

    这里拜师的话,那就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也就是说,只要拜了师,在徒弟眼中,师父就跟父母一样的存在,甚至背叛师父的话,被师父告去官衙,都要打板子坐牢的。

    这里的背叛大概就是忘恩负义,学了手艺便跟跑掉,去别的食肆酒楼跟师父对着干,或者学了艺就不搭理师父,跑出去自己单干的。

    当然,要是师父愿意放人,就没甚了。

    所以有些徒弟都当了几十年徒弟,师父还不愿意放人,只能给师父做工算银钱的。

    但就算如此,也有不少人想要跟着师父学手艺。

    至少手艺人是饿不死的。

    不过通常情况下,徒弟跟着师父学个十年左右,也等于帮着师父做十年功,师父就会让人出去自立门户。

    许沁玉道:“拜师的事情先不急,你先好好学着做鱼。”

    这些日子,成哥儿杀鱼已经很熟稔,像是许沁玉,她处理一条两斤的青鱼不到一分钟,刮鱼鳞剖肚清理内脏,成哥儿现在处理一条鱼大概也就四分钟左右,除了处理鱼,平日切菜这种活儿也都是成哥儿做的,就是锻炼他的刀工。

    成哥儿回去后,就把许沁玉打算教他做鱼的事情告诉给家里人,自姨娘道:“既是拜师,那咱们家也该准备准备,正式的拜师礼是不可少的,都先备着,看看玉姐儿什么时候愿意收你为徒,咱就行拜师礼了。”

    孟氏也跟着点点头,“是这个理,东西都先备着吧。”

    闻家现在是罪臣之家,代不可科举做官,即便可以科举,但孟氏也知两个儿子学问一般,不是那块料,更加不会强求,有个手艺是最好不过,她也是小门小户出生的,当然不会嫌弃厨子。

    她身上也有些银钱,可以先把拜师礼都准备好。

    这些银钱自然不是老太爷跟老太夫人给的,是丈夫这几个月在外辛辛苦苦跟着商队跑存下的,平日商队歇息时,丈夫也会去城外的山上打猎回来卖猎物卖皮毛赚些补贴,不过会每个月交给老太爷二两银子,老太夫人不相信丈夫每个月就赚这么点。

    私底下问过她,她只一问不知,老太夫人到底世家出身,做不出搜儿媳房间的事情来。

    所以这几个月她也存下些银钱,拜师礼是够的。

    丈夫前些日子又跟着商队出门了,说是这次回来打算分家,让她跟白姨娘做好准备。孟氏也希望早点可以把家分了,她早就想分家,不然凭甚所有事情都是房做,吃穿用度房却是最差的,把房当做下人使唤实在过分,所以她跟白姨娘干活也没那么认真勤快就是,已经让大房二房的人很是不满,即便被她们说,她也只是温柔的应着,该是如何还是如何。

    …………

    次日,许沁玉出门一趟,家里现在准备食材的活儿都交给成哥儿,她也挺放心的。

    吃过朝食,她就出门,先过去北街那边的集市上。

    那边小的食肆不少,还有个小酒楼,但就算是小酒楼,里面的菜肴价格也比东街西街那边普通的食肆便宜不少,主要还是地段原因,做的都是附近普通百姓跟一些码头商队的营生,量大管饱,味道也还成就是,价格肯定提不起来的,价格太贵,人家就不愿意来吃。

    许沁玉想了想,便不打算在北街集市这边开食肆了。

    她做菜的味道算是比较厉害的,即便是高手如云的现代社会,也无几人可以超越她。

    她能在世界级的厨神比赛上拿到厨神称号就不一般,还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就更加让人震惊的。

    这个比赛,五年才举办一次,十位裁判,每人十分,所有评分必须都拿到十分,总计一百分,才能获得这个称号。

    也就是说,只要有裁判给的是低于十分的,哪怕是九点九的分都不可能拿到世界级厨神称号,看的也不仅仅是做出来的食物的味道,会从各个方面来评估判分。

    很多时候,连续几个赛季的比赛都没有一个厨神诞生。

    这个世界级厨神比赛,近百年来,也不过寥寥几人拿到厨神的称号而已,它的含金量已经不是普通的金钱可以估量的,拿到这个称号,带给她的不仅是名誉还有她的私房菜馆,都将火变全球,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慕名前来,可她却在回去路上出了意外,她甚至有些怀疑那场意外并不是偶然,极有可能是人为。

    想到这里,许沁玉不仅叹气。

    她既然穿了,也没打算一辈子做苦力,自然还是想把生活提高起来,首先就是要赚银钱。

    所以即便是开最普通的食肆,她也没打算卖得太便宜,北街这边的顾客吃不起那么贵的菜肴,西街东街那边富商员外多,吃得起,还有不少老饕,所以还是得去东街西街那边看看。

    东街有个东来居,也是源宝镇上最高档最好的酒楼,层楼高的酒楼,开在东街的酒楼也不少,其他的都没法跟东来居相比。

    所以许沁玉没打算把食肆开在东街,东来居怎么也算地头蛇,没必要跟人家对着来,开在西街也挺好。

    她又过去西街转了转。

    西街的酒楼就比较一般,多数都是二层楼高的商铺,也有不少一层的食肆,大多也都是二间门面的大小。

    许沁玉转了转,在西街也发现有两家食肆对外出租和售卖,都是生意不好,做不下去,所以就没租了,铺子的东家就把铺子重新对外出租和售卖,都是间门面的铺子,对外出租的价格也都一样,五十两银子一年,北街那边同样大小的铺子一年只要二十两银子,贵了十两。

    要是买的话,这样的铺子都得差不多七八百两银子呢。

    两家铺子的位置,一个在中间,两边也都有食肆和小酒楼,还有间铺子在集市最里头,周围有一家卖胭脂水粉的,还有一家小客栈,其他的小商贩也挺多。许沁玉比较了下,更加属意最里头这个位置,虽然是集市最里面,但旁边拐角是另外条路,然后过了路就是两条巷子,巷里里大多都是二进的宅子,她以后在门口摆放自己的鱼肉摊子,也比较方便。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