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56章 第 56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56章

    闻氏听闻玉娘的话,怔了下,忍不住问,“玉娘为何觉得不是灵姐儿?”

    许沁玉道:“时间不对。”

    不是她替闻蕴灵说话,也不是她觉得闻蕴灵多好,而是这谣言传出来的时机不对。

    距离闻蕴灵上次撞见外祖母桂氏已经差不多一个月前的事情,闻蕴灵真要想传这个事儿,那时候就该给传开,就算那时候不传,也不该是现在,起码等到闻蕴灵的酒楼开业,这样才对闻蕴灵有好处,所以她直觉不是闻蕴灵传开的。

    至于是不是闻家其他人,她无法肯定,但隐约还是觉得不是,就是时机不对。

    最近她家生意越来越好,朝食时就算没别的吃食,也宁愿在门口买两个肉夹馍带上吃,都不乐意去其他地儿吃,肯定也遭其他食肆酒楼跟小食摊子的嫉妒。

    而外祖母桂氏的事情除了家人就只有闻家人知晓。

    闻家人现在应该也只以为是桂氏养好了身体,并不知是桂氏装病。

    自家人都知桂氏根本没得痨病,闻氏和宁姐儿也绝不是大嘴巴的人,又岂会在外乱说。

    就算成哥儿那边只有白姨娘清楚内情,白姨娘不会往外乱说,而成哥儿跟功哥儿两个虽都还是半大少年,但相处几个月,许沁玉知道哥俩嘴巴严实的很,桃姐儿整日跟宁姐儿待在一起,就没串过桂花巷其他街坊邻居的门。

    总是,肯定不是自家人和成哥儿那边说出去的。

    许沁玉皱眉。

    如果不是自家跟三房那边的人,那会是谁?

    但肯定跟家里人关系比较近,至少是天天接触。

    她问道:“娘,你最近在食肆有没有说过外祖母的事情,或者听成哥儿他们提起过?”

    唯一可能应该也是在食肆这边传出去的。

    闻氏想了想,心里咯噔一声,“一个月前灵姐儿不是来食肆找你,她吃完后,说要找你,我说你在后厨忙着,我让她回去,她就问了桂姨婆如何,不是得了痨病吗?身体好点没这类的话,我怕给人听去,还压低了声音说你外祖母身体已经养好了,她也没说甚,点点头就走了,那会儿正是朝食,周围客人不少,是不是那会儿给传了出去的?如果真是那样,都怪我……”

    许沁玉还是觉得不对劲,要真是一个月前传开的,怎么现在食肆的客人才听闻这事儿不愿意来食肆。

    她道:“没事,娘别担心,这个事不急,听人说是我们家有人最近太劳累得了痨病,这谣言传得明显是别有用心,显示也是那人故意这么传的,特意针对我们家生意,这事儿解决起来也容易,我们明日把外祖母和宁姐儿都带来,凤哥儿跟芫姐儿也正好带来食肆,我做点暮食给大家吃,吃完宁姐儿带着她们逛逛。”

    痨病的确让人害怕,但她家又不是真的有病人,只要澄清下来,传开就没事了。

    闻氏一听,心里也安心了些。

    …………

    而闻蕴灵也听闻这个事情,嗤笑一声,回去后还跟岳是说了说,“当初桂姨娘该不会没得痨病,故意骗咱们的吧?现在这事儿传开,也算是她们自己遭报应。”

    岳氏点点头,“的确如此,怪不得别人,不过这事儿如果真是其他食肆酒楼做的,那也是真蠢,就一点谣言,等她们把桂姨娘请到食肆里待上两日,谣言就不攻自破,还不是没有任何影响。”

    岳氏说完又问,“灵姐儿,你那酒楼装修的如何了?”

    闻蕴灵面上的喜意掩都掩不住,“还在修葺,我打算按照吉祥楼的装修来布置。”

    要不是这源宝镇最高的商铺也只有三层,她也想寻个六层高,八九间铺面的商铺来做酒楼,但如今也只能将就着了。

    岳氏道:“不用管你四嫂那边如何,你把自己的酒楼管好,等以后赚大银钱。”

    闻蕴灵点点头,“娘,我省得。”

    厨子也是她跟娘亲自去饶州城请的,也尝过这大厨的手艺,的确不赖,每个月给出二十两银子的工钱,但闻蕴灵还是有点不满意,因为她心里清楚,即便是这位饶州城请来的大厨,手艺也比不上四嫂,就连吉祥楼的大厨都比不上。她找的这名厨子至多跟东来居酒楼的大厨打个平手,她心中其实还是最属意四嫂。

    四嫂的厨艺……

    闻蕴灵吞了下口水,她想去许记食府吃朝食暮食了。

    其实家里人都没尝过四嫂的手艺。

    倒是之前祖父祖母知晓四嫂开了食肆,把二姑母给骂了顿,骂她不孝顺,儿媳手艺好也不知给他们送点吃的过来。

    …………

    次日暮食时,宁姐儿就领着桂姨娘、凤哥儿和芫姐儿过去食肆那边。

    她已经知晓集市上最近的谣言,也给气得不成。

    桂氏知道后更是自责不已。

    路上还碰见桂花巷其他街坊邻居,都忍不住问道:“宁姐儿,这是去哪呀?”

    街坊邻居也都认得宁姐儿,都很喜欢她。

    宁姐儿笑道:“带我外祖母去食肆用暮食。”

    关于西街集市传的那话,街坊邻居们也都听闻过,但她们都住在桂花巷,可是知道许小娘子家里有没有病人,人家全家都是气色红润,就连几个月前才回来的老太太虽然骨瘦如柴满脸沧桑,但养了这么久,身子骨也健朗的很。

    街坊邻居们就安慰宁姐儿和桂氏。

    “宁姐儿跟老太太你们别放在心上,出去转一圈,让那些人亲眼瞧瞧就好了。”

    “可不是,竟还说许小娘子家里有得了痨病的病人,真是笑死人,咱们都在许小娘子家里买了半年多的鱼肉,怎么一点事儿都没有,我看就是有人嫉妒许记食府生意好,特意出的损招吧。”

    “应该是,什么人这么损,等晚上咱们去买鱼时,跟着周围的人说说,别什么都信,不然许记食府也开业一个半月,大家不都好好的。”

    “就是就是,宁姐儿老太太你们先赶紧过去吧,等到点我们就去排队买鱼了。”

    裴嘉宁跟桂氏见邻居们都帮着她们家说话,心里都暖呼呼的。

    裴嘉宁却很清楚,这是四嫂结得善缘。

    宁姐儿跟桂氏领着两个孩子过去许记食府。

    要是以前,快暮食的点都该有人排队,这会儿倒没什么人排队,不过食肆客堂里已经有客人坐着。

    见到儿子女儿外孙女和母亲过来,闻氏连忙过来给她们安排了张靠窗牖的位置,“宁姐儿,娘,你们先坐着,玉娘说给你们准备了松鼠桂鱼,等吃完你们正好出去逛逛。”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