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0章 第 70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70章

    一家子聚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锅子,四四方方的木桌上摆着个铜锅子,周围是一碟碟的菜品,切成一片片洁白的羊尾油,切的薄如蝉翼一盘盘鲜嫩的羊肉,手指粗细的手切羊腿肉,同样薄薄一片的手切羊上脑,还有羊毛肚跟各类蔬菜。

    这羊肉还是成哥儿的刀工,都是新鲜羊肉现切,切的薄如蝉翼。羊腿肉也是切的粗细均匀。

    成哥儿跟着许沁玉学了快一年,配菜这些都已经很熟练,刀工也非常好了,想要薄如蝉翼的鱼片肉片这些,他都能切得出来,还有现在食肆里摆在门口卖的鱼丸、红烧鱼和鱼头炖豆腐也都已经是成哥儿来接手,味道也都还挺好。

    许沁玉觉得再过个两年,成哥儿都能掌勺了。

    其他几个也都学的很认真,罗大妞在面食上也的确很有天赋,已经可以帮着许沁玉做馒头包子这些,许沁玉每个月也给罗大妞八百文钱的工钱。

    风哥儿在厨艺上天分一般,但很勤快,每日都比其他人更勤快,更多的练习着,他相信也坚信勤能补拙,不仅如此,他每日多余的时间还会在食肆后院扎马步锻炼身体。

    瘸腿的调哥儿对味道比较敏锐,许沁玉也特意在栽培他这方面的天赋。

    许雨跟许顺和二妞年纪还太小了些,除了洗菜配菜这些,其他的就是帮忙干点杂活。

    除了许沁玉还在食肆里头,其他人都在祝老太太太这边。

    老太太身体不能下地,就坐在旁边的藤椅上,藤椅上铺着厚实的被褥,垫着厚实的软枕,老太太靠在软枕上。

    烫熟的羊肉蘸着麻酱,祝氏一筷子一筷子喂着老太太吃着。

    祝太守跟朱氏尝过这个涮羊肉后就折服了,太香了。

    本以为之前许小娘子做的红糖阴米粥,腌笃鲜和上汤菘菜已经足够让人惊艳,今日吃的锅子却觉得更香。

    涮羊肉本身就是香,跟火锅差不多的那种香,几乎没什么人可以抗拒得了这种香。

    祝氏喂着老太太吃了不少。

    涮完羊肉跟蔬菜,吃得差不多时,再煮些面条。

    面条是许沁玉手工擀的宽面条,放在铜锅里煮上小半刻钟,面条熟透,盛在碗中,浇上麻酱调料一拌,本以为都吃饱的大家最后又每人吃了一碗面条。

    一家人都有些吃撑了。

    祝太守跟朱氏都忍不住想,这小娘子师承何处,怎会有如此惊人的厨艺。

    吃饱喝足,祝氏晚上就留下来陪着老太太。

    等许沁玉回桂花巷时,老太太都已经睡下。

    晚上洗漱好,许沁玉把之前四哥在山上挖到的野山参拿了出来,这棵山参品相极好,也已炮制好,根系都很完整。

    西南这边虽然山多,但很少会有野山参,也不知四哥怎么挖到的,运气算是很好,这野山参瞅着品相怕是生长了几百年,是能够用来续命的好东西。

    许沁玉打算把这山参去给祝老太夫人送过去,老太太身体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这根野参说不定对老太太有些用,野参是大补之物,若是能让老太太多活些日子,跟外祖母一起多享一些天伦之乐也是好的。

    闻氏倒是差点把这根野山参给忘记了。

    不过这山参当初儿子挖回来后准备卖掉把银钱给玉娘开食肆用来着,后来玉娘不让卖,让儿子把野参给炮制,玉娘还说这么好的东西卖了就太可惜了,以后说不定能救命,还真给玉娘说对了。

    闻氏很感激,跟玉娘道了声谢谢。

    许沁玉笑道:“娘快别同我说谢谢,这本身也是四哥挖的,四哥的东西给她的曾祖母也是应该的,幸好当初没卖掉。”

    这样品质的野参要是卖掉,想买都买不着了。

    次日一早,许沁玉过去看了看老太太。

    老太太还在昏睡着,闻氏也跟着过去,把这根野山参给了祝太守,说是玄哥儿去年山上挖到的,炮制后就一直放在家里保存着,正好老太太需要,就给老太太补身体用。

    祝太守没拒绝,接过野山参同两人道谢,之前郎中就说过,要是能买得起极品野山参,或许还能给老太太续命一段时日,还没想到老太太来源宝镇还能有这样的机缘。

    他自做官以来,两袖清风,不贪百姓一厘一毫,这样品相的山参,他的确是买不起的。

    何况他也找人在各州县的药铺上寻过,都没找到品相很好的野山参。

    昨儿入睡前,老娘还跟他念叨,说要是能见见外曾孙玄哥儿就好了。

    妹妹说玄哥儿出去跟着商队跑商,但是已经出门快有一载,还未回。

    祝太守希望玄哥儿能平平安安回来。

    老太太昏睡着,许沁玉跟闻氏过去看了看老太太就去食肆那边忙了。

    许沁玉接下来也忙碌得很,她让成哥儿帮她跑腿,看看桂花巷或者附近的巷子有没有卖院子的,她准备今年多腌制些火腿来着,家里肯定没地方放,也没有作坊,只能先买个小宅子,只是要是有作坊就更好了。

    许沁玉还交代成哥儿,如果有作坊卖,也跟她说声,她瞧着要是价格可以,不如把作坊买下来,以后不管是腌制火腿还是做其腌菜,其他的一些食材,都可以在作坊那边弄。

    她打算以后每年都先腌制个上百条火腿,以后要是好卖,就可以再多腌制些。

    成哥儿这两日帮忙跑腿,到还真给他寻到个作坊。

    作坊是在北街那边,是个酒坊,东家要搬去饶州城,连着作坊里头的酒坛也都给收得干干净净,就余下个空置的作坊,大小大概有三进宅子那么大,里头不像宅子那样九曲回廊跟前后屋子院落,作坊里头都是四边一间间的工坊,中间一个大场地,可以用来干活或者晾晒东西,非常方便。

    就是地方在北街,北街那边距离码头近,鱼龙混杂,人比较乱,但也因此原因,作坊挺便宜的,二百两银子就卖。

    成哥儿跟许沁玉一说,许沁玉抽空过去瞧了瞧,还挺喜欢这地方,里头都已经收拾得很干净,也不用添置些什么,到时候添置些可以挂在屋里给火腿通风发酵的钩子,再就是大些的长条桌案,还有一些木板就成了。

    许沁玉当即掏了银子把这工坊给买了下来。

    工坊买下来后,她就忙着去买猪后腿。

    腌制火腿最好是用乌金猪,但这里没有乌金猪,也没那个条件喂养乌金猪,不过有那种在山上放养的黑毛猪,这种猪也挺好,许沁玉找田屠户问了问,因为田屠户有时候摊位上的肉就是这种黑毛猪,许沁玉吃猪肉还是吃得出来,有时候则是那种喂糠跟猪菜的肉猪,这种一般是百姓家里头自己养得,比较肥。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