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77章 第 77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77章

    两人过去食肆那边,今日袁氏林氏她们过来也就没回去,又把食肆洒扫一遍。

    三人见到许沁玉本来很高兴,还想打声招呼,可见到许沁玉身边的男人时便忍不住拘谨起来,三人倒也认得裴危玄,知道他是东家的夫君,出去跟着商队跑商,已经一年多没回,现在陡然一见,有些陌生。

    许沁玉也跳下驴车,等裴危玄和袁氏她们把车上的厨具搬回后厨,许沁玉见四哥还想帮着把后院的柴都给劈了,忙拉住他的衣袖,“四哥,你别忙活这个,你这一年都在外头跑,也累得很,你先回去歇息,这边有我跟婶子她们,倒也没其他活儿,等会儿马六过来帮我带信回去,忙完这个我也该回去了。”

    两封书信她刚才来的时候已经揣在身上,还让成哥儿往客栈跑了一趟,直接让马六过来食肆这边。

    裴危玄见食肆的确帮不上什么,还有许风他们几个哥儿,点点头便先回了桂花巷。

    许沁玉跟几人把剩余的虾蟹鳝鱼螺蛳都给处理干净。

    马六回京的路上也不好带着汤汤水水,原本打算把剩余的河鲜都做成椒盐口味,想着待会儿让成哥儿用驴车送马六,所以改成其他口味,虾做成椒盐虾,蟹就做了香辣蟹,鳝鱼则直接烧了,螺蛳也做香辣田螺,待会儿直接送到船上去。

    刚做好,马六就过来了,闻着食肆里头的香味,他腹中咕咕直叫。

    许沁玉让他先吃了几个奶黄包垫垫肚子。

    奶黄包一入口,马六连话都顾不上说,一边吃着一边惊呼好吃。

    许沁玉又给他盛了红糖阴米粥。

    马六饭量大,奶黄包一个也就拳头大小,他直接吃了二十个,还喝了三碗红糖阴米粥,撑得肚子滚圆,瞧见许沁玉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许妹子做的吃食真真是太好吃了。”

    他吃起来就有点控制不住。

    许沁玉笑道;“今天做的多,六哥敞开吃都没关系,除了奶黄包,还有些奶馒头、椒盐虾、烧鳝鱼、香辣蟹和香辣田螺,另外还有肉干,这些都尽快吃掉,天儿开始热了,放不了两天就会坏掉,肉干倒是能多放一天,但也快些吃掉就好。”这群官兵有三十来人,其实这些东西一天就能吃完。

    说完她又把两封书信掏出递给马六,“还要劳烦六哥回京后再帮我跑一趟。”

    “许妹子可别再说这种见外的话。”马六把书信收下,“给许妹子跑多少次腿我都乐意。”

    马六也不墨迹,跟着成哥儿一起把吃食搬上驴车,然后一路过去运河。

    到了运河,这些官兵正在船上翘首以盼,见到马六,不用马六说,都自动下了船过来搬东西。

    去年时候他们也吃过马六从许小娘子那里带回来的吃食,但实在太少,每人就吃了那么两口,根本没过瘾,这会儿见马六跟成哥儿赶着驴车过来,驴车上都还是大木盆跟铁锅,都忍不住欢呼了声。

    众人很快就把驴车上的食材都搬到船上,倒在他们带来的厨具里头。

    还帮着把厨具在运河里头给清洗干净才还给成哥儿。

    成哥儿这才又赶着驴车回食肆。

    哪怕厨具已经洗过,袁氏她们又把厨具给清洗过后烫了一遍。

    食肆里头每日的厨具,她们都会洗干净后再烫一遍,其他地方也都是干干净净。

    而马六他们一行官兵等成哥儿离开后都围着吃食,忍不住说,“好香好香,这都是什么吃食?”

    马六把吃食一样样说给官兵们听,大家听得直吞口水,全都是他们没听过说没吃过的。

    “马六快别说了,赶紧吃吧。”

    马六朝食吃过,就把这些吃食都分给同僚们。

    虽然许小娘子这次做的吃食多,可耐不住他们人多,食量又大,又馋许小娘子做的吃食许久,就一顿朝食都给干光了,哪怕朝食不适合吃这些香辣的菜肴,他们都给吃得干干净净,就还剩不少肉干,马六只能也每人分了一包,还说,“这肉干倒能放个三四天,但也得尽快吃完,许小娘子说了,天热了,不管什么吃食都放不住。”

    可就算放不住,马六还是忍不住想放放。

    他倒不是带回去给老娘媳妇吃的,而是打算带回去给许小娘子的爹娘和弟弟尝尝,想让她们放心,别担心许小娘子,许小娘子真的很厉害。

    其他人没忍住,美食当前,如何忍得住犹豫,当天就把肉干给吃完了。

    从边城走水路回京也需要个六七日的时间,马六这包肉干一直放在,还特意放在通风位置,但等到第四天傍晚,他闻了闻肉干,发现已经有点酸味,没法子,只能自己就把肉干给吃光了,味道也还挺好,就是带了点酸味。

    许小娘子做的吃食是美味,可又不是灵丹妙药,放久了坏了,吃进肚子该拉肚子就还是拉肚子。

    所以马六吃完到半夜时,开始闹肚子,跑了两趟茅厕。

    第二天又拉了一天,这才止住,他也只能放弃给许小娘子家里带吃食的想法。

    许沁玉要是知道,可就要哭笑不得,这些熟食都不能久放,寒冬腊月放个好几天是不成问题,可放几天,味道都变了,她才没打算让人给家里人送熟食,她是想着今年酿的葡萄酒留个两百瓶,还有火腿明年开了春也能吃,就是还不能生吃,但炖炒煎煮都成,她再托人送去京城给家人们尝尝的。

    根本没想到马六敢在快入夏时把肉干放上几天。

    这肉干哪怕炒的很干,但其实里头还是有些水分,加上没有任何添加剂,防腐剂,只要是肉,它就不能久放。

    马六郁闷的回了京城,自然还是先过去德昌侯府。

    德昌侯府还是老样子,三姑娘许沁慧自打断了腿毁了容,这一年多都没怎么出去应酬过,加上腹泻病那会儿,得知源宝镇没被伏太后派过去的官兵屠镇,二姐跟竖王其他亲人在这场腹泻病中也活了下来,太过惊讶又病倒了,所以这快一年的时间都待在家里养腿养病。

    她脸上的伤就剩个极淡的白印子,不凑在脸边看根本瞧不出,平日再用胭脂水粉涂抹下就什么都看不到,腿也好了,但走路还是稍微有点点跛,不仔细看也同样看不出,郎中也说再养上个两年,应该会彻底痊愈。

    但她还是有点后悔,觉得为了远离新帝跟伏太后,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值得。

    还不如进了宫,帮着新帝跟伏太后铲除竖王,可她根本不知竖王当初是怎么起义杀到京城的,也惧怕伏太后这个疯老婆子知道后连她都杀。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