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100章 第 100 章(第1/3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许沁玉自然担心四哥,那日跟四哥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四哥话语里也是告诉她,等这钦差离开西南后,四哥也要动身启程,她知道四哥肯定是去对付这个钦差。

    还问了四哥,“四哥可是给太守大人办事儿?”

    四哥沉默了下,还没回答,她又自言自语说,“那四哥要注意自己的安危,大家都很担心你。”

    四哥才说道,“玉娘且安心,我不会出事的。”

    对许沁玉来说,这个钦差死了都活该,她当然不会心疼这种人。

    还有他身体已经明显有些不健康,太胖,又整日吃这些高脂肪高油腻的,基本就会有高血压高血糖,容易脑梗。

    许沁玉不会利用食物对他做些什么,但也不会去提醒的,这种人活着,只会害死更多的人。

    要是其他食客,她肯定就出言提醒,也会让其去医院检查身体,她会帮着配制合理的饮食。

    许沁玉想到这些,又看了伏成宏一眼。

    他虽然吃得油光满面,但气色反而并不好。

    伏成宏得了这样一份菜谱,当然不可能说给其他人听,就连那两个从京城跟随他而来的官员也都会瞒得死死,那两人也算是他的随从,真要有所怀疑,也不敢说甚,何况就是别人献给他的菜谱,想来汉东王知晓也没甚的。

    见伏成宏收下菜谱,许沁玉问道:“大人明日可还要继续在酒楼里头用饭食?我再做几样吃食给大人尝尝。”

    伏成宏回神道:“明后两日依旧会在你们酒楼里头吃朝食暮食,不过明日暮食本官想亲自瞧瞧邹哥儿的厨艺。”

    他是怕这小厨子耍心机,给的菜谱是假的,等晚上回去看看这些菜谱,明天暮食时亲眼瞧见小厨子做就知真伪。

    许沁玉当然知道他的这点小心思,只是笑着应允,说了声好。

    等伏成宏离开,许沁玉回到后院,看了四哥一眼,朝着四哥点点头。

    朱娘子见她平安回来,松了口气,让大家早点回去歇息了。

    等到回去朱娘子的宅子,许沁玉洗漱后也睡不着,坐在窗牖前,裴危玄帮她擦拭着还湿漉漉的头发,许沁玉心里头思虑良多,一来担心四哥的安危,二是因为自己的莽撞,很有可能把自己还有裴家置于危险之中,她要是真被钦差给强行带回京城献给汉东王或者太后,凭她帮朱娘子的事情都会让太后起疑心,担心她跟裴家同太守府有甚关系。

    她进京后,不可能一直做男子装扮,迟早露馅。

    对自己还有裴家都有危险的。

    她回头跟裴危玄说话,“四哥,对不起,是我不对,帮着朱娘子的事情太过冒然,让自己跟裴家置于危险之中。”

    她的神情略微有些沮丧,要不是四哥提醒她一下,她都没想过钦差会想把她弄回京。

    她到底不是这时代的人,一些思想跟想法没有扭转过来,也是因为除了流放路上那几日的艰辛,来到源宝镇安家落户后,日子是越过越红火,不管是源宝镇还是饶州城的官员,都是爱戴百姓的好官,她没有经历过封建制度的那种绝望不公,所以想当然按照自己的思维去帮助了朱娘子。

    这个钦差又不是杨县令和祝太守那样的人,听到四哥说这个钦差不把人命当回事,虐杀府中的小丫鬟她就应该知晓他是什么样的人,真要对她有什么想法,就连祝太守都保不住她的。

    也幸好四哥提前预料到,让她准备这样一份菜谱,又揣摩出伏成宏的心性,才没让她被此人惦记上。

    经过此事,她也会长记性的。

    裴危玄给玉娘擦拭湿发的手顿了下,温声道:“玉娘不必自责,当初你问过我,也是我让玉娘想做甚就作甚,这点子事情,玉娘不用放在心上,更不用耿耿于怀。”这事儿最坏的结果也就是玉娘被伏成宏带离饶州城回京,但不用等到他们回京,他就能半路把人带回,把伏成宏这行人全都杀了,结果也是一样罢了,只不过那会儿玉娘会撞见,他只担心玉娘受到惊吓,才用了献菜谱这种稳妥的法子。

    而且不管玉娘想做甚,他都能帮她想法子给她兜底。

    这点事儿在他眼中更是什么都不算。

    许沁玉点点头,但还是心中告诫一下,下次要是在碰上这样的权贵,不能鲁莽行事。

    等到头发擦拭干,两人睡下。

    翌日醒来,许沁玉发现自己不仅半条腿搭在四哥身上,整个人都还依偎到四哥那边去。

    四哥身上暖和些,她夜里冻得慌,自然而然就依偎过去了。

    许沁玉挺不好意思,红着脸急忙下了床,穿好后过去小厨房烧热水。

    裴危玄这才睁开眼醒来,耳尖也有些红。

    今日过去朱家酒楼,许沁玉准备的朝食也挺简单,一锅胡辣汤。

    别看就是一锅胡辣汤,但需要准备的香料和食材可不简单。

    胡辣汤需要用胡椒,胡椒太贵,用不起,她就用了青花椒粉跟其他两样香料粉配出来的,味道跟胡椒有点相似,在加上其他十来种香料,用的食材除了黄花菜,木耳,细粉丝,千张丝,花生米,榨菜丝,豆腐皮丝等十来种食材,而她的胡辣汤的汤底是用羊骨熬煮出来的,里面配的肉肉也是羊肉,大块羊肉煮的酥烂,配着浓稠顺滑,有滋有味的胡辣汤,吃起来麻辣鲜香。

    胡辣汤自然是要搭配油饼来吃。

    许沁玉就炸了不少油饼。

    这两日早起都有些冷,吃上一碗胡辣汤配着油饼,别提多舒适。

    伏成宏就吃得很是满意。

    等到晚上暮食,除了烤乳猪,伏成宏又点了许沁玉给他的菜谱上的几道菜肴让她做。

    他对这个烤乳猪那是情有独钟,许沁玉给他的菜谱上面就有这道烤乳猪的做法,伏成宏昨儿夜里回去就把菜谱上的配方都给背了下来。

    他本身科举出身,背这些不在话下。

    看着许沁玉做烤乳猪,跟写给他的配方是一模一样,就连他点的那几道菜肴,做法也是跟菜谱上一样。

    等尝过味道,味道也同样美味,没有任何变化,伏成宏这才放心下来。

    除了第一日吃的暮食他给了一百两银票。

    这几日在朱家酒楼吃朝食暮食他都没在给过银钱,他是觉得那一两百银子足够的,却没想过,他包下朱家酒楼,就一百两银子,还是几日的时间,这摆明就是占朱家酒楼的便宜。

    但朱娘子也不敢说什么,只期待着这人赶紧离开。次日,伏成宏又在许记酒楼用了一天朝食暮食。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