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7章 孩子没有了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剖腹取子四个字,就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许秋怡的脑中。许秋怡张大了嘴,惊恐的看着席安的背影,突然拼了命的挣扎起来,尖叫着:“不可以,那是我的孩子,你不能杀了他”席安转过头来轻轻地瞥了许秋怡一眼,嘴角扯出一抹残忍的微笑,抓着许秋怡胳膊的那只手,又用上了几分力气。一路被拖行的向前走去,许秋怡的挣扎,象棋了一只被困在蜘蛛网上的蝴蝶,脆弱不堪。很快,许秋怡,就被席安拉着来到了手术室的门前,有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二话不说,拉起许秋怡向手术室里走去。“席安我求求你了求你不要杀我的孩子”许秋怡失声痛哭,拼命的扒住手术室的门框。两个黑衣人面无表情的掰开她的双手,抓着她向手术室里走去。手术室的大门被缓缓的关上,许秋怡看见手术室的门前席安一脸淡淡的笑意。被扔在冰冷的手术台上,许秋怡的全身不由得颤抖起来,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是身边站着的两个黑衣人,却又一次将她按在床上。“医生,我求求你了。”许秋怡抱着肚子,一把抓住身边医生的衣袖:“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杀了我的孩子。”那医生的双眼淡淡的瞥了许秋怡一眼,转头对身边的麻醉师说:“准备麻醉。”“医生,我求你,我求求你了”许秋怡已经吓坏了,她从手术台上下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医生的大腿:“我求求你了,不要打掉我的孩子。”可是医生没有理会她,转身向后走去。站在旁边的两个黑衣人问下,将许秋怡又一次扔在手术台上,将她的四肢固定。再也没有办法逃脱,许秋怡挣扎晃动着四肢,看着头顶上刺目的无影灯,流下了冰冷的泪水。呼吸机缓缓的扣在许秋怡的嘴上,她感觉到眼前的景色忽明忽暗,最后,全身无力,失去了意识。当意识渐渐回归体内的时候,许秋怡感觉到肚子剧烈的疼痛,她的眼圈一阵通红,闭上双眼,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只感觉肚子平坦,皮肤上贴着一块纱布,稍微挪动一下身体,都会撕心裂肺的剧痛。眼泪无声的滑落,许秋怡知道,她的孩子没了。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了,一个满脸严肃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许秋怡,冷哼了一声说道:“老祖母,今天在家,谁都不许缺席,你今天必须要给我回席家去。”说完这句话她踩着她的高跟鞋飞快的走了。“是,婆婆,我知道了。”许秋怡双手紧紧的攥着被子,满眼的泪水委屈至极。过了一会儿,三四个黑人走进来,将许秋怡的东西全部拿了出去,另外一个黑西装的男人,将许秋怡从床上抓了下来,径直向医院外走去。肚子上的伤口退了麻药,疼的许秋怡感觉撕心裂肺,伤口被几个男人拉扯,很快就有写氤氲在衣服上,潮乎乎的一片。被男人扔上车,许秋怡只感觉眼冒金星,头晕脑涨,还没有坐稳,汽车已经扬长而去。刚到席家别墅门前,许秋怡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席安,他皱着眉头走到车前,拉开车门。许秋怡的脸色白的透明,被席安一把拎出车来。“还不快向老祖母问好去。”席安冷漠的命令着。许秋怡疲惫的点了点头,扶着墙慢慢地走上别墅,推门进去。整个席家都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姚影坐在轮椅里,腿上盖着一条毯子,瘦弱的样子,配着她漆黑如瀑的长发,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也仿佛是一幅优美的画卷。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