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三七二章 精灵之水(第1/2页)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林月寒,是本次拍卖会的主持,同时也是星月商会的负责人。

    一袭黑色连体紧身旗袍,将她完美到近乎变态的身躯完整勾勒而出,前凸后翘,妙不可言,肤色白皙,丹红齿白,两叶鲜红唇瓣在聚光灯下显得异常的魅惑和妖艳。

    她的出现仿佛一道烟花在黑夜中绚丽绽放,瞬间将漆黑的夜空彻底照亮。

    原本吵闹的人群彻底安静下去,落针可闻,而所有人都将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林月寒。

    一些青年才俊被林月寒所吸引,心中一股热流淌过,双眼直冒火花,更有甚者,哈达子都快滴落下来。

    烈阳宗二宗主看见林月寒的第一眼便被她与生俱来的妩媚彻底吸引,眼底露出了深深的淫邪之意。

    “呵呵,烈阳宗主虽一把年纪,妻妾成群,但好色的本质却是一如既往的未曾改变啊!”何阳宗四长老,何典韦冷嘲道。

    “哼!”烈阳重重哼了一声,将目光撇回,脸色却未显任何尴尬,反而神色间有些得意,开口道:“美色犹食,秀色可餐,何况还是如此风姿卓越的大美人。不过也对,四长老比我等稍长几岁,传言典韦长老只恋美酒,不恋美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典韦长老那方面不行了呢。”

    “你!”何典韦本是讽刺烈阳之言被对方毫不客气地还了回来,瞬时,脸色一阵青白,因为对方已经彻底触碰到了他的软肋。

    烈阳说的没错,何典韦嗜酒如命,在何阳宗,他有正妻一个,妾四个,但是膝下仅仅孕有一个女儿,相比烈阳的四十个儿子,二十七个女儿,简直就是无能的表现。

    而在何阳宗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传闻,那就是何长老的女儿并不是他所亲生,而是他的正妻与他人所育。

    这件事不知真假,但何阳宗内部却是传的人尽皆知,只是不敢言而已,这是何典韦的软肋,也是他不能上台面的耻辱。

    烈阳的一席话实则就是暗讽他在那方面无能,也衍射着何阳宗的那个传言,这如何能让何典韦不怒?

    “轰---”

    何典韦身上的元玄力瞬间爆发,释放出恐怖的力量,带着强烈的威压直接扑向烈阳,烈阳也丝毫不客气,口中哼了一声,随即也运起元玄力。

    矛盾一触即发,两人的修为都是封王境,如果两人在这里爆发,可以毫不犹豫的讲,数息之间,城主府就会被两人彻底夷为平地。

    “好了!”逍遥岛的逍遥宁出声打断,暗运元玄力化解了两人的攻势,接着道:“两位有何恩怨,请私下解决,这里毕竟是拍卖会的现场,难不成是想把这里掀了不成?”

    两人作罢,皆是重重哼了一声,看向对方的眼神都充满了仇视。

    而这时林月寒再次开口道:“下面,我宣布今晚的拍卖会正式开始。”

    众人瞬间屏住呼吸,就连烈阳和何典韦也侧目看向了林月寒,只听林月寒继续道:“下面我将为大家呈现今晚的第一件拍卖品。”

    声音落下,两人将今晚的第一件拍品抬出,林月寒顺势将上面的黑布扯去,瞬间暖光乍现,一股热流扑哧开来,她开口道:“这件拍品名曰:彩云果,对真元境后期,承武境初期的玄修者有着固本培元的功效,而今晚之所以将它作为第一件拍品,是因为普通的彩云果仅有百年,但今晚这颗彩云果,整整达到了千年之久。”

    “什么?千年之久!”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阵愕然。彩云果自身带着一缕极淡的清香,生长在极深的丛林之中,而一般的彩云果百年一成熟,成熟之后便会引来凶兽将其采摘然后吃下以增强修为。

    所以一般彩云果因为其自身所带的香味,极难熬过千年之久,甚至可以说,几乎不可能。

    而彩云果,百年一熟,千年便会结晶,而眼前这颗分明就是已经达到了结晶的状态。

    结晶的彩云果和普通的彩云果,价值也有着天壤之别,即使是九百九十九年和一千年,仅一年之差,但同样有着云泥之别。

    正因为如此,这颗彩云果才有着特殊的意义。

    “这颗彩云果的价值我便不再赘述,想必大家已经清楚了它的价值。千年彩云果起拍价1000紫金币,现在开始起拍。”

    话音落下,现场轰然一声,众人开始抬起手中喊价牌纷纷开始竞拍,犹如哄抢一般喊价。

    “1500紫金币!”

    “1800紫金币!”

    ......

    “2500紫金币!”

    ......

    “切!”

    阿克拉正全神贯注的看着众人你来我往的喊价,却听灵芷不屑的冷嘲一声,手中光芒一闪,两颗一模一样的彩云果出现在她手中,并且这两颗彩云果所释放的清香以及光芒丝毫不比台上那颗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咔嚓,咔嚓.....”灵芷直接将两枚彩云果扔进口中吃了起来,不多会儿传来了吞咽的声音,看的阿克拉一阵目瞪口呆,嘴角剧烈的抽动了一下。

    价值两千多紫金币的彩云果被灵芷瞬息间消弭殆尽,阿克拉的眼珠子都差点要掉在地上。

    不是银币,不是金币,那可是紫金币啊!!

    “灵芷,你......”话到嘴边,阿克拉却是不知该说什么。

    “怎么了,阿克拉哥哥!难道你也想吃吗?”灵芷咂咂嘴巴,意犹未尽的感觉,接着道:“可是,晚了呢,灵芷也只有两枚哦,没有更多的了。”

    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言外之意是仅有的两枚已经被她吃了。

    阿克拉:“......”

    最后台上这枚彩云果被一名承武境初期的男子以4000紫金币的价格拍走。

    按照拍卖的价格,刚才灵芷整整吃了六千多紫金币,并且眼睛都未眨一下,更让阿克拉气的是,对方视若珍宝,她却当做了零食,想到这里阿克拉肉碎了一地。

    是什么样的出身才能造成如此败家啊!

    就在阿克拉愣神间,台上再次起拍了第二件物品,这是一块漆黑色的石头,在绚丽的灯光下,黑得那叫一个亮。

    只听台上林月寒道:“据说这是一枚奇异的玄石,但它究竟奇异于何方,无人知晓,据说是一个封尊境巅峰的强者在极北之地试炼之时无意中得到。它的起拍价9000紫金币。”

    “什么,9000紫金币?”

    如果刚才的彩云果让众人疯狂,那么现在一块不知何来,不知有何鸟用的破石头却是让众人震惊。

    但是出奇的是,这块石头的出现,让灵芷轻咦了一声,随即柳眉微蹙,嘟囔着小嘴自言自语道:“咦,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呢?”

    阿克拉转头道:“怎么,你知晓?”

    灵芷却是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阿克拉心底那个气啊,不知道你还废什么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