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三三一章 坠落深渊(中)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新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阿克拉身上释放而出的朱雀之焱,恐怖绝伦,尤其是来自于灵魂的压迫感让众人都忍不住心惊。

    而距离阿克拉最近的祖象天行更是如此,看着阿克拉身上如地狱之焱般熊熊燃烧的朱雀之焱,他脸色铁青直至漆黑,甚至连脸部的肌肉都开始抽搐起来。

    他的心中有个声音在失声咆哮和颤栗,面对时间炙热之火的朱雀之焱,不颤栗是绝不可能的,但是祖象天行那扭曲的面庞下,依然可以看出他那绝无妥协的决心。

    “你......你以为你拥有朱雀之焱就能战胜我吗?我祖象天行是绝不会输的,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更不会。受死吧,爆·葵水之力!”

    祖象天行全身的元玄力彻底暴动起来,同时代表的葵水之力的蓝色瞬间布满他的周身,他爆喝一声,开口道:“哈哈哈,你是火,我是水,我刚好克你!受死!”

    祖象天行说完,手中长枪一抖,由下而上在地面一挑,带起蓝色的水之力,如蛟龙出海般带着绵绵无尽的水之力朝着阿克拉疯狂涌去。

    “哼,火克木,木克土,土克金,金克水,水克火。但是你也得分是什么样的水,才能克制我的火,你难道不知道在极致状态下,水也能生火的道理吗?既然你不知道,小爷今日就给你好好上一课,看好了!”

    阿克拉手掌朝前一击,朱雀之焱犹如盘龙上天,虬龙脱困,带着无尽的焚灭之力脱手而出,和迎面而来的葵水之力没有任何偏差的撞击在了一起。

    一经撞击,朱雀之焱明显被震得后退了一丝,但是仅仅是一丝而已,只见葵水和朱雀之焱接触的地方,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散发出弥漫天地的水雾,随之这些水雾犹如干柴枯草一般被彻底点燃。

    一时间火焰弥天,形成了一道长长的火焰铁链,而仅仅是几息的时间,葵水就被朱雀之焱彻底吞没殆尽。

    “这就是你的葵水之力?也不过如此!除非是世间的极致之水或者极致之冰,不然根本不可能阻挡朱雀之焱的炙热之威。”

    “这就是你的自信、自尊和自傲吗?如果仅是如此,那么我奉劝你还是最好不要出来丢人现眼,趁早滚一边去!”

    “碰--”

    随着最后一丝的葵水之力被吞没,祖象天行后退了七步才勉强站稳,避免触及朱雀之焱而吃暗亏,同时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听着阿克拉的挑衅和反击之言,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一片,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哼,你以为你有朱雀之焱就可以战胜我吗,在元玄技上你可以压制我,但是在元玄力上你始终是个垃圾!”祖象天行怒骂一声,双目盈恨。

    “废话少说,祖象天行,还有什么后招就尽管使出来吧!”

    而就在这时,祖象天行冷笑一声,随之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强烈至极但稍显诡异的能量,只见周围的冰雪以及空气都疯狂朝着他的周身涌去,在他周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这个漩涡扭曲旋转着,仿佛任何东西都可以瞬间吞灭一般。

    “天行,不可!”祖象鸿旬双目瞪大,爆喝一声,随之他的身躯极速朝着祖象天行飞奔而去,伸手朝着祖象天行建起的漩涡一点。

    噗嗤--

    仅仅是一点,祖象天行筑起的漩涡被瞬间中断,这就好比一个人打哈欠之时被人瞬间终止了一般。

    祖象天行被强行中断,接连后退了三步方才站稳,面色变得一阵的苍白,只听噗的一声,他喷出了一口脓血。

    “父王,你这是......”祖象天行满脸的不解和不甘。

    祖象鸿旬吁了一口气,脸色变得温和,道:“天行,收手吧!你已经败了!”

    “父王!”祖象天行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父亲,他没想到也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阻止了自己使出那最强的一招,并且定义自己已经输了。

    可是我还没输,也不能输啊,父亲,你到底为何......

    “天行,那招一出,这小子铁定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以你目前的力量,还不能很好的驾驭那招释放之后带来的反噬,修行之路漫漫兮,不争朝阳争日落,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一时的胜利给自己留下无法弥补的隐患,断了自己的修炼之途上的大好前程。”

    祖象鸿旬之言如呢喃之音,如晨钟暮鼓,祖象天行听完,苍白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了一丝的血气,最终眼神晃动,应了一句:“是,父王!”

    接着,转身看向阿克拉,眼中的怒火和恨意丝毫不减,他咬牙道:“一年后的四国大比,我会堂堂正正的将你击败,将你彻底踩在脚下,你给我等着。”

    “哼!”阿克拉冷笑一声:“一年后?现在的你都无法击败我,更何况一年后,也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想将我踩在脚下,有种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不怕届时又打自己的脸吗?”

    “你......”祖象天行毕竟只有十五岁,虽然贵为一国天才,但是人生阅历又怎如阿克拉,和阿克拉争口舌之利,他又算哪根葱?

    “好了!”祖象鸿旬制止了祖象天行继续往下说,转身看向阿克拉,哈哈大笑一声,声音中却带着丝丝寒气道:“两院比试的冠军果然非常人能比。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奇遇,获得了常人梦寐以求的朱雀之焱,当真可喜可贺啊!”

    祖象鸿旬说完,眼中露出一抹浓烈至极的杀机,虽然仅仅是一闪即逝,不过依然没能逃脱阿克拉敏锐的目光。

    只听祖象鸿旬道:“众位,今日我祖象鸿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击杀眼前的泰坦魔猿!如果在场的诸位不想参与分一杯羹的话,那么就给我祖象鸿旬一个面子,就此罢斗吧!这个人情算我欠下的,来日必报。”

    一个封王境高手说出这样的话,换做是谁都定当给予面子,卖个人情,不应得罪,因为他不但是祖象家族的族长,更是封王境的强者,如此实力,四国之中不管哪国都会奉为贵上之宾。

    “泰坦魔猿已是强弩之末,此时事击杀它的最好时机,可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封王境凶兽的诱惑何其之大,难道在座的诸位就真的愿意因为一个真魂境的小子而放弃如此大好良机吗?”

    “距离试炼结束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已然不多,这小子先前言语忤逆于我,我可以不计较,也不会伤害他,但诸位如果再阻拦我们击杀泰坦魔猿,就休怪我祖象鸿旬日后翻脸不认人了。”

    祖象鸿旬说完,封王境威压彻底爆发,地面的冰雪被释放而出的元玄力震得四散开去,同时冰雪下的冰块被震得如蛛网般碎裂。

    “吼--”

    泰坦魔猿一声巨吼,泰坦魔猿对着胸口一阵狂锤,丝毫不受祖象鸿旬的威压影响,开口道:“哼,祖象鸿旬,卑鄙无耻的人类,妄图击杀你爷爷?你以为我受伤了,就可以击杀我吗?笑话,今日即使是死也要拉你一起垫背,吼---”

    “宁中雄、洛天行、苍万壑、烟洪波,我们上,极力击杀,不要留手!”祖象鸿旬话音刚落,就飞身而上,其余几人也没有任何犹豫,封王境、承天境、承武境的实力彻底爆发,朝着泰坦魔猿轰去。

    吼---

    泰坦魔猿又是一声剧烈的震吼,随即脚在厚厚的寒冰之上一蹬,瞬时,大地晃动,冰层龟裂,伴随着大地轰鸣的声音是来自于冰层碎裂的吱吱声。

    而也就在这时,祖象鸿旬的攻击赫然凛然而至,没有任何偏差,击中了泰坦魔猿的胸口。

    “碰--轰--”

    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宁中雄几人的攻击也赫然而至,不约而同的击中了泰坦魔猿的胸口。

    泰坦魔猿又是一声爆吼,同时胸口处爆发出一道浓烈至极的金光,只听碰的一声,几人的攻击都被他胸口的金光排斥而出,力量余波狂乱四射。

    不过几人仿佛早已料到一般,尽皆后退数米,而第二波攻击也紧随而至。

    “嗡---嗡---”

    金光散尽,泰坦魔猿巨大的身躯出现了些许的踉跄,同时他的脸色也变得稍许苍白,但是不容调歇,几人联手的攻击赫然而至。

    泰坦魔猿又是一声爆吼,同时全身金光大作,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就在自己周身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光罩。

    “碰碰碰碰---”

    几人的攻击先后落在了金光罩之上,发出了金属震击的轰鸣声,同时,泰坦魔猿的身躯也在不住的后退着。

    轰--

    再次爆响传来,金光罩彻底支离破碎,而泰坦魔猿的巨大身躯齐齐向后退出,在地上犁出了一道巨大的沟壑,而他身后的巨大冰柱也随之被他撞击得粉碎。

    “噗--”

    泰坦魔猿一口浓烈的黑血如长剑般贯穿了整片雪域,他脸色惨白,全身的肌肉都在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花花荣!”阿克拉眼眸浴血,大喊出声,脚下一蹬,眩光天隐彻底爆发,没有顾及其他人,当先朝着泰坦魔猿飞奔而去。

    “云哥哥住手!”

    “阿克拉!”

    “道云!”

    “云兄弟!”

    几人的呼喊同时传来,但是想要阻止阿克拉已然来不及了,彻底爆发眩光天隐的阿克拉就如一颗极速坠落的流星。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