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体
第六十九章:狐狸
上一章 书架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卡尔的尸体下,是更多的尸体,他们都比卡尔的尸体上许多,都是村子里的老人,他们在临死前将什么东西给紧紧的护在了身下。

    “这么多人!下面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酒中仙舔舔嘴唇,逐渐陷入癫狂,嚎叫着在尸体中开出了一条通道。

    “让我看看!这里是什么!”酒中仙起来了最后的尸体,周围堆砌的狐狸尸体已不足一人高,显然这些狐狸死前也还未成年。

    “这是…”酒中仙看到了,被众多尸体包裹着的东西,并不是钱财,也不是什么宝物,而是一只狐狸,雪瑞桠村的兽人们用血肉之躯为它扛下了天火流星的余波,所有人都死了,死的只剩下这一只被围在最中间,最的一只狐狸了。

    “他们是在保护它,把最的兽人护在中间,希望能够在几乎不可匹敌的毁灭面前留下一丝雪瑞桠村的希望,它就是村民们最后的希望。”空木抱起狐狸,对酒中仙说道“我相信老师的话,人性本善,你以恶去看世人,而我更希望以善去看世人。”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空木安抚着怀中的狐狸,他认出了它,它就是在每天夜里都来自己的房子里取暖的那只狐狸,它是雪瑞桠村最的一个孩,甚至还不会变成人类的模样。

    狐狸仿佛听到了空木的话,在昏迷中的身体似乎也平静了下来,蜷缩在空木的怀中一动不动。

    “今后,你就和我一起生活了,我会照顾你的。”空木对狐狸轻声说道,进入了贵族们建立的营地。

    “愣着干什么,把洞填上,就把这里当做他们的安息之所好了。”野熊戳了戳酒中仙的肩膀,说道,他也爬出洞穴,开始往洞穴中填土。

    “我累了,要睡了。”酒中仙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跑了,只留下野熊一个人去填土,野熊也没有抱怨。

    酒中仙一直坚信着的什么,在那一瞬间破碎了,他在第二天就离开了,也没有给野熊打招呼,他悄悄的走的,谁都没有打招呼,守门的警卫也没有看到他什么时候走的,雪地上甚至连脚印都没有留下,凭空蒸发了一般。

    “他就这样走了真的没有关系吗?”空木一边把干粮喂给狐狸一边问野熊“我记得你是叫雪桠来着,你不是已经会说话了吗,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是我认错了?你不是雪瑞桠,或者你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狸?”。

    狐狸没有回答他,把空木给它的干粮给吃光之后就趴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开始思考人生了,空木绕着它转圈也丝毫提不起兴趣,完全没有抬头看一眼或者说句话的意思。

    “我倒是挺想和他打个招呼再让他走的,但是他就是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现在又那么强,能够伤到他的人可没有多少。”野熊回答道,他轻轻踢了一脚狐狸,狐狸白了他一眼,又换了一个可能更加舒服的姿势去思考人生了“它应该就是那只叫做雪桠的兽人没错,变成这样可能是被震傻了吧,那玩意儿落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要是没有那个家伙的话,我们可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目录 存书签 上一章 下一章